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75章 喜服...

作者:滟星河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皇帝的詔令,再是不愿也得從。幸運的是,只有兩年。

    以禪從震驚到無奈再到接受,只用了幾日。她安慰祖母和母親,不過兩年,很快就會過去的。老夫人和謝夫人怎么舍的,可也無計可施。別說她們,便是華重錦,奔波了幾日,也不得不認命。

    端寧公主是在八月和親,這幾日以禪忙著安排繡院之事,紫線是個穩重可靠的,但她只喜裁剪,于刺繡之技并不精通,只能出出主意。周菱的繡技倒是日益精進,倒可教習繡娘。幸好華重梅也來相幫,以禪方放了心。

    她將自己編寫的《刺繡錄》印了數份,留下作為繡院的教習書籍。

    眼瞧著日子快到了,以禪收拾了行囊。祖母不放心只紅絨一個跟著去西縈國,撥了她屋里的大丫鬟琉璃跟過去。侍衛里面除了宋霄,華重錦又塞了一個冬眠,據說在軍中還是掌事的。若非以禪攔住了,他也想自華府塞一個丫鬟過去。

    “我只是一個陪嫁,帶這么多人做什么,這四個已經夠多了。”以禪一手執著繡花繃子,一手拈著繡針說道。

    華重錦這些日子在外奔波疏通關系,將送嫁的將士官員都打點好了,就是怕以禪在路上受委屈。多日不見,他眼瞅著人瘦了一圈。

    眾人見他來看以禪,都借口有事避了出去,留他兩個說話。這兩人從前每次見面都是不歡而散,好容易定了親,轉瞬卻要天各一方了。

    以禪倒沒有特別煩躁,既然事情已定,她便好好做好自己的使命。除了教習西縈國繡娘外,她也想好好學習西縈國的刺繡之道。她曾經在師傅手中見過西縈國的刺繡,是沒大祈的刺繡精致,配色上也沒大祈的刺繡精細,但是也有自己獨特的特點。

    怎么說,就是花樣質樸,配色濃烈,平實中凸顯絢麗。

    “原本,我也想像沈師傅那樣,各處走走,如今能去西縈,也許不全是壞事,也能學學他們那的刺繡。”以禪一顆心都奔刺繡而去,也沒多想別的事。

    華重錦的心卻早已焦躁得七上八下。

    “所以,你就沒想過,你到了西縈國,赫連雪城會如何待你?”

    兩年啊,華重錦想起來就覺得心慌。何況,她身邊還只狐貍虎視眈眈,兩天他都受不了。

    赫連雪城在西縈國身份不凡,他若使點心計,自然便可光明正大每日去見以禪。倘若再用點手段,他真不敢想象他會對以禪做出什么來。當然,以玉面狐貍狡詐的性子,不可能什么也不做。不對,其實手段已經使上了啊,不然以禪也不會陪嫁。

    “赫連雪城?”以禪纖手捏著繡針,慢慢飛針走線,“他能如何待我?”

    以禪淡定的語氣惹惱了華重錦:“你就沒想過,他沒死心?或許,他會求端寧公主相助,要你嫁給他。這次去西縈,就是他一手操縱的。”

    “那又如何,我又不會答應他。”以禪輕笑著說道。

    “說定了哦。此人生性狡猾,但凡與他有關之事,你都要避開,決不能讓他有機可乘。”

    以禪也知他擔憂什么,點頭道:“我曉得了,我都與你定親了,怎還會與其他男人來往。”

    華重錦心中這才好受些,走到她面前低眸問:“只是因與我定親了?就沒有別的嗎?”

    定親也不能讓他安心。

    他伸手取下以禪手中的繡花繃子,誘哄著問道:“你喜歡我嗎?”

    以禪濃密的睫毛輕斂,這種時候,她是該說些話讓他心安的:“你以為我為何答應與你定親。”

    華重錦大掌包住她的雙手,漆黑的眸一眨不眨地盯著她,似笑非笑地問道:“你不說我如何得知?”

    以禪被他盯得六神無主,看樣子,今日她若不說喜歡他,他是不會放過她了。她輕點了下頭:“自然是喜歡你的。”

    她說完,只覺雙頰火燒般熱了起來,輕輕地掙扎了下,反被他一使力,整個人撲到了他懷中。

    華重錦輕笑出聲,心中的煩躁暫時散去。

    兩人依偎著坐在西斜的日光里,他絮絮叨叨地叮囑著。

    “有赫連雪城在的場合你不要去,實在避不開,最好不要與他說話。”

    “他母親是西縈國的長公主,倘若他讓他的母親約你,你也最好不要去,實在推不開,就稱病。”

    “教習刺繡什么的,也別太認真,多顧惜自己的身子。”

    “還有那個薛青,雖說刺繡時免不了在一起,但也不要與他多說話。”

    “最好一月,不,還是半月吧,要不十天吧,每十天給我寫一封信箋。”

    “冬眠和宋霄是可信之人,行蹤都要告訴他們。”

    “咦?”以禪自他懷中抬眸,“宋霄也是你的人?”

    華重錦一不小心說漏了嘴,只得顧左右而言它:“你以前把送我那件衣袍收回去了,不行,還要再給我繡一件。”

    “宋霄也是你的人?”以禪不依不饒地問道。

    “我的衣袍,你何時再給我做一件?”

    “我在西縈給你做好,回來時給你帶回來。”

    ……

    八月。

    以禪與陸妙真和薛青抵達京城,跟隨著和親隊伍向西縈國而去。

    ******

    時光蹙眉時,花謝春老,秋去冬來。

    一年多的時光,在旁人看來或許是轉瞬即過,但于華重錦而言,卻是一日一日的煎熬。

    臨近年關,衙門里事務繁忙,直到黃昏時才得了閑。華重錦走出衙門大門,天空飄起了雪,街面上覆了一層薄薄的白。

    夏揚遞了封信過來,他一瞧便知是以禪的信到了,原本略帶倦色的黑眸中,立刻漾滿了笑意。他并未即刻拆信,而是小心翼翼揣入衣兜里,舍不得看。

    忽想起什么,問道:“怎么就一封?冬眠的呢?”每次來信,都是兩封。一封是以禪寫給他的,另一封是冬眠寫來報告赫連雪城的情況。

    “赫連雪城死心了吧,所以沒什么動靜了。”夏揚說道。

    華重錦點點頭負手朝馬車而去,又問夏揚:“備給謝家的年貨可送到了?”

    謝遠山去年冬科考中了榜,如今帶著妻兒在外地任職。有時不得閑回來,謝家外面的事務都是華重錦在掌管。

    夏揚忙道:“送到了。”又說,“今兒要去月滿樓嗎?”

    前些日子,雷洛和何玉寒、君蘭舟邀他去月滿樓小聚,他都推了。雷洛今日又邀他過去,不好再不去。

    “跟他們說改到酒樓吧,雷洛都是兩個娃的爹了,怎么還能去青樓。還有君蘭舟,膽子也忒大了,也不怕我五姐知曉?”君蘭舟今年秋剛與華重梅成了親,雖說他們到月滿樓只是聽曲子,但出入青樓到底不好。

    “姑爺也是拒了的。”夏揚說道,“那我派人送信給他們,都督要直接去酒樓嗎?”

    華重錦點點頭,其實不想去的,但又怕回了府,忍不住拆了信。他如今舍不得看,想多揣一會兒信箋,將這種欣喜多留一會兒。

    珍肴酒樓。

    華重錦到時,其他人都還沒來。

    窗外飛雪飄落,室內靜悄悄的,他無事可做,忍不住伸手將信箋取了出來。

    他先盯著封皮瞧了會兒,說好的十天一封信箋,但最終卻是一月一封。因信箋是離州的行商至西縈賣貨時帶回來的,他們行路慢,一來一往需一月光景,且每次信箋到了他手中,封皮都有些臟污。

    后來他實在不能忍,特意自軍中抽調一名軍士來往西縈給他送信,但這至少也需多半月。不過,封皮倒是干凈了。

    他捧著信箋,手一直蠢蠢欲動,不聽使喚般將信箋抽了出來。看到那熟悉的娟秀字體一顆心便砰砰跳,先一目十行掃完,又逐字逐句細細去品味,連有人推門進來的聲響都沒聽到。

    以禪信中說西縈國國主格外開恩,她們明年春便能提前歸來了。

    這消息對他而言簡直是寒冬的火爐,欣喜至極。

    冷不防手中的信箋被人抽走了,他這才瞧見,雷洛和何玉寒已經到了,不光是他,君蘭舟還帶著華寶暄一道來了。

    他原本是讓華寶暄在平川歷練一段時日,不想后來他自己提議,要在平川待夠兩年。此番回來,看上去穩重多了。

    雷洛舉著華重錦的信箋說道:“這是誰的信啊,可否讓我瞧瞧。”

    華重錦狠狠瞪了一眼雷洛,冷冰冰說道:“你倒是打開瞧一瞧試試?”

    雷洛頓時慫了,忙道不敢,看華重錦的樣子,倘若他看一眼保不準將他眼珠子挖出來。那可不行,他還想留著這雙眼看美貌女子呢。

    “這是謝姑娘的信吧,我可不敢看。”他忙將信箋遞了過去。

    幾人圍著桌案落座,雷洛不甘心地說道:“為何要在這個地方,連個唱曲兒的都沒有。”

    華重錦瞥他一眼:“樓下有說書的,叫上來給你說一段?”

    “罷了罷了,沒興趣。”

    君蘭舟飲了口酒道:“要不然,我給你唱一段?”

    “可不敢。”雷洛縮了縮脖子,“若是讓你家娘子知道了,還不罵死我。”

    自從華重梅與君蘭舟成親后,便警告他們,她家郎君是名角,可不是賣唱的。正笑鬧著,夏揚捧著一個包袱走了進來:“都督,有人送了一個包袱給您。”

    “重錦,什么人啊?給你送包袱,你不會是有別的女人了吧。”雷洛一開口就是欠揍的腔調。

    華重錦懶得理他,將包袱放在桌上拆開。

    入目便是耀眼的紅。

    暗花緙金絲的大紅色溫玉綢,胸前的領扣是紅寶石的,看上去價錢不菲。后背上以金線繡了一只鸞鳥,金光閃閃好似要活過來一樣。領口和袖口以多層云勾滾邊,上面則滿繡鴛鴦和石榴的圖案。

    整件衣服華麗喜慶。

    君蘭舟驚異地問道:“這不是成親的喜服嗎?”

    “不是。”雷洛不可思議地問道,“你真的有別的女人了?這喜服怎么都送過來了。”

    華重錦癡了般伸手輕撫喜服。

    我的衣袍,你何時再給我做一件?

    我在西縈給你做好,回來時給你帶回來。

    “她在哪里?”華重錦問道。

    夏揚問:“誰?”

    “送包袱的人,在哪?”華重錦抓住夏揚的手問。

    夏揚被抓得手臂一痛,指著外面道:“樓……樓下。”

    華重錦快步開門走了出去,走前不忘將桌面上的喜服包好抱了下去。

    “怎么回事?”雷洛問道,“誰來了?”

    無人理他,都沖到窗子前向下望去。

    街面上已經被厚厚的白雪覆蓋,行人極少,酒樓的紅燈籠搖曳著,映亮了門前一大片空地。

    一輛馬車停在門前不遠處,一個披著白色狐裘的女子倚在馬車一側。

    華重錦慢慢走向她,雪光和燈光交映著映照在她的臉上,這張讓他日思夜想的嬌顏越發清絕嬌美。

    雪花紛紛揚揚飄落,她在漫天雪花中朝著他燦然一笑:“我回來了!”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凤鑫电子游艺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