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一百零二章二 塵埃落定

作者:星斗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不許動!所有人舉起手來!放下武器!”突如其來的特警讓交易現場的眾人紛紛亂了手腳。

    不過,他們到底都是亡命之徒。沒有立刻投降不說,還很快找了隱蔽的地方,與警方開始了槍戰對峙,意圖逃出生天。

    范思朵緊張的大氣不敢出,哆哆嗦嗦的跟著藏在一個集裝箱的后面,焦急無措的詢問著:“怎么辦?怎么辦?”

    “別說話!”那馬臉男子拿著槍,警惕的望著外面全副武裝的特警,低聲喝道。他扔給范思朵一把手槍。

    范思朵瞬間閉上嘴巴,不再言語。只是蒼白著臉,整個人抖得有點厲害。她死死捏著那把槍的把手,手卻不敢去觸碰扳機的位置。槍在她手中顫抖的猶如飄飄欲墜的落葉。

    她旁邊的馬臉男子照著前方的特警打了兩槍,連忙縮回腦袋,轉移了位置。

    “咻!”一發子彈擦著集裝箱的邊沿而過,留下一串火星與高溫炸裂的氣味。

    范思朵那一瞬間心悸的差點要死掉。現在感受著幾乎擦臉而過的子彈,也依舊嚇得半死。她眼中蓄滿了淚水,牙齒也不自覺得上下打著顫兒,整個人抖如篩糠。她不想死。

    周圍都是如爆豆一般的槍聲。周圍人各自為戰,沒人來管她。范思朵抖了一會兒,縮成一團,竟詭異的在這樣的環境里平靜了下來。

    她用牙齒把衣服上的白色大口袋撕扯了下來,用槍口頂著一角,顫顫巍巍的露在集裝箱外面。不知道是不是她的心理作用,她覺得自己前方的槍聲好像停止了。

    “我、我跟他們不是一伙兒的。請不要殺我!不要殺我!”她哭泣著大聲懇求道。

    那塊白色的布頭在夜色中微微飄蕩。

    警方回復會盡力保護她的安全。

    求生的**給予了范思朵無窮的力量,她從集裝箱后站起身來就向警方跑去。然而,她的小腿被人一拽,瞬間摔到了地上,并被人強行拖了回去。

    “放開我!放開我!”范思朵猛力蹬著腿,并拿手中的槍胡亂朝著對方射擊。

    子彈亂七八糟的打在那人的身上,還有周邊的鐵皮箱上,迸濺出血花或明亮的火星。

    拉住她的那人眼睛暴凸,身中數彈而亡,壓在了范思朵身上。

    范思朵尖叫一聲,連忙把那人的尸體踹開。與此同時,有人出其不意的一槍打在她的手腕上。槍支登時從她手中掉落。范思朵凄慘尖利的嚎叫著,疼得涕泗橫流,捂著中槍流血的手腕來地上來回翻轉打滾。

    光頭大漢把她從地上拖拽起來,頂在最強面,朝警方叫道:“放我們離開。不然,我就殺了她!”

    “放他們離開!放他們離開吧!”范思朵顧不得頭皮都快要被拽掉的疼痛,手腕上的疼痛與極度的惶恐占據了她全部的心神。她聲嘶力竭的哭著叫著,“我不想死!求求你們放他們離開吧!嗚嗚嗚”

    為了保護人質,警方果斷停止了射擊。

    光頭大漢趁機提出了一個又一個得寸進尺的要求。那些犯罪分子開始趁此機會轉移,想要跑出警方的包圍圈。

    在他們轉移途中,狙擊手與近距離瞄準目標的特警突然齊齊開槍。光頭大漢被一槍斃命。范思朵瞬間癱軟在地。其他犯罪分子或被擊斃,或被逮捕。范思朵也同樣被帶上警車。

    ***

    蒼茫的大海上,一艘快艇劃開層層浪花,沖向前方。孟承烈吹著海風,在黑夜里朗聲大笑,與同伙高聲說笑。他終究還是跑出來了。

    以后就是天高任他飛,海闊任他游了!只要出了華國的領海區域,到達公海,他就可以好好休息了。所有失去的,他終究都還會加倍弄回來。

    幾道粗壯的光芒劃破黑暗,陡然出現在海平面。伴隨著汽笛聲與強力警告聲,兩艘海警巡邏船出現在孟承烈他們的視野里。

    激烈短促的交火之后,孟承烈與其同伙四人統統被捕。

    在孟承烈的想法里,早該離去的陸怡也被逮捕歸案因為喬飲月的舉報,陸怡被警方調查,未能及時離開。證據確鑿后,徹底抓捕歸案。

    文物走私案與毒品案徹底落下帷幕。

    “星星”病房里,喬飲月渾渾噩噩的低聲喃喃道。她額頭上出了薄薄一層汗,不安的左右搖晃著腦袋。

    楚星淵緊緊握著她沒有打吊針的手,溫聲安撫道:“我在。我在。虎虎,沒事了。我在你身邊。”他輕輕給喬飲月擦擦汗,心疼地撫摸著喬飲月完全沒有血色的臉頰。

    喬飲月這會兒高燒不退,打著消炎藥的同時,脖子血管上還有一個留置針正輸著血。手指上、身體上還有著各種醫療儀器的貼片。

    喬英杰匆匆跑了過來探望她,詢問了一番病情,被楚星淵要求暫時不要告訴喬飲月的家人。根據醫生所言,喬飲月已經脫離生命危險了。但這種發燒昏迷的狀況,如果家人見了也一定會非常擔憂難過。喬虎虎向來怕家人因此難過。

    只要燒退了就好了。他親自用干凈的毛巾蘸了酒精給喬飲月擦拭身體降溫;用棉簽蘸水給她擦拭干燥的嘴唇;用小勺子盛了水一點一點的喂給喬飲月

    喬飲月緩緩睜開沉重的眼皮,望見蒼白的天花板,腦袋還有些昏沉。她動了動手指,卻發現手被握著。側首望去,楚星淵正坐著椅子,趴在病床邊沿,睡了過去。

    喬飲月心知他必然是守著自己太過勞累,才這樣睡了過去。她連忙停止動作,免得驚擾了楚星淵。

    然而,楚星淵立即因為她那個細小輕微的動作醒了過來,并緊張的朝她望了過來。兩人視線相對,驚喜瞬間跳上了楚星淵憔悴疲憊的眉眼。

    他把喬飲月的手緊緊包裹在自己手心里,激動的說道:“虎虎,你終于醒了!有沒有哪里不舒服?渴不渴?餓不餓?”

    一連串的問題直問得喬飲月眼睛彎成了漂亮的月牙。她抬起另一只手摸摸楚星淵因為守在病床邊沒有打理而長出的黑色胡茬,有氣無力的笑道:“我很好。你到床上來睡。”

    “你受傷這么嚴重,還在海水里泡了那么長的時間,好在哪里好?”楚星淵真是又氣惱又心疼。

    他親親喬飲月的手背,因為熬夜陪護而干澀的眼睛逐漸變得濕潤,濕潤黝黑又明亮。

    “還好你沒事。你知道我聽見槍聲卻沒見到你的時候,有多怕嗎?我差點呼吸沒上來,眼前都開始發黑了。答應我,一定要好好的。保護別人的同時,也一定要保護好自己。”

    喬飲月用盡力氣的與他十指相扣,溫聲道:“好。”

    病情穩定下來后,喬飲月依舊心虛的不敢告知家人。她心懷僥幸的想著能拖多久拖多久。

    喬英杰再次來探望她,翹著二郎腿“咔擦咔擦”的啃水果:“瞞不過去啦!你不是每兩周都要回去探望的嗎?這次不回去,也不敢讓家人通過視頻見你。他們一想就知道了。要露餡兒嘍~

    喂喂,你們能不能顧忌一下我這大活人。眼都要被你們閃瞎了。你們知不知道有句話叫做秀恩愛”

    “你閉嘴!”楚星淵和喬飲月異口同聲道。

    楚星淵還額外加了兩句:“這叫老夫老妻日常生活的甜蜜。我們平日也這樣。你這單身狗見得少而已。”

    喬英杰恨恨的咬了一口蘋果:“我這就回家,告訴他們你出事了。看你們怎么秀恩愛!”

    喬飲月原本確實因為楚星淵堅持要喂她而不好意思。但因為秦喬英杰的插科打諢倒是多了兩分坦然。

    喬飲月吃的可比喬英杰精細多了是楚星淵特意削好了,切成小塊,用精致的小碟子裝了,用漂亮的銀色小叉子扎著吃。她手里的小叉子扎起的水果盡數進了楚星淵的肚里。而她所吃的則全是楚星淵濃情蜜意的投喂。

    她也甜蜜蜜的投喂楚星淵,并打擊自己的大孫子:“小心我告訴他們說你壓榨員工,要求加班,以至于我撐不住高負荷工作,身體不適進醫院。”

    喬英杰手中的蘋果核掉到地上,難以置信的瞪大眼睛:“有沒有搞錯?”他抽了張紙巾,撿起地上的蘋果核扔進垃圾桶里,悲痛的搖頭晃腦:“嫁出去的閨女潑出去的水,嫁出去的閨女潑出去的水啊!”

    喬飲月從旁邊的柜子上拿了一個小橘子砸到他懷里:“有一毛錢關系嗎?吃你的吧。”

    喬英杰往后跳了一步,接住橘子,本想辯駁兩句。但他瞅瞅眼睛幾乎長在自家姑奶奶身上,視線一點都舍不得離開喬飲月的楚星淵。再考慮到喬飲月昏迷時,楚星淵的憔悴不安,以及自己的話可能加重楚星淵的愧疚,他知機的咽下這些話。

    他拋拋手里的橘子,昂著腦袋哼了一聲:“我才不在這里吃。我已經受不了你們這戀愛的酸臭味了!”

    說完,他抬腳就要走。

    “不是戀愛的酸臭味。”楚星淵著重糾正了“戀愛”兩個字。說話的同時,目光焦點卻一直是喬飲月。

    他正忙著幫喬飲月擦拭唇角。擦完還不夠,他俯身在喬飲月唇角親了親,還輕輕舔舐了兩下,又親了親。然后,他滿目深情與笑意的注視著喬飲月,悄聲說道:“很甜。”

    喬飲月這下是真的被他鬧了一個大紅臉。連他剛剛說了什么都沒有留意,只覺得羞得都快不能見人了。剛剛喂水果還好,但是在親人面前做這么親密的動作實在是太破廉恥了。

    她捂著發燙的臉頰不去看楚星淵。

    喬英杰特別無語的翻了個大大的白眼兒,有無數的話想要吐槽。要不是看在喬飲月還在養傷,楚星淵擔憂過度不宜刺激的份上,他肯定要抨擊毒舌幾句的。

    不過,他終究忍不住吐槽道:“不是戀愛是什么?難道你們還偷偷扯了證,隱婚了?”

    “虎虎只要一同意我的求婚,我們就去領證。”楚星淵云淡風輕的說道,“虎虎,我買了健胃消食片。”

    啊哈?這什么鬼求婚?喬英杰目瞪口呆的望著這兩人,實在不能理解:在醫院來這么一句云里霧里的,也算是求婚?

    喬飲月也被這猝不及防的求婚砸蒙了。她雙手猶自捂著發燙尚未降溫的臉頰,呆頭呆腦的對楚星淵對視。對上了楚星淵深邃迷人的星眸,里面是繾綣的愛戀、脈脈溫情與點點笑意。

    楚星淵本就生得俊美,這會兒笑得更加燦爛迷人。美男計!買了健胃消食片,就算求婚了?

    喬飲月也升起了喬英杰一樣的疑惑。緊接著,她看到楚星淵捂著心口的動作,聽到他帶著笑意的鄭重承諾:“虎虎,我早已經準備好了,一輩子把我獻給你。”

    喬飲月猛然理解了楚星淵的意思。她又感動又羞惱,忍不住把親親熱熱湊過來的俊美男人推開:“哼,我早就不荼毒你了!”

    第 一百零三章 結局

    楚星淵親親她的手心,輕聲笑道:“嗯。你色香味俱全。”

    喬飲月如被燙了一般立刻收回手,又羞又惱的瞪了楚星淵一眼。楚星淵卻笑得更加開懷了。

    喬英杰:雖然搞不懂你們到底在說什么。但我知道你們又一次傷害了我這顆單身狗的心靈。牙都要酸掉了!!

    他捂著腮幫子,把剩下的那多半橘子放回桌子上,不屑道:“這也算求婚?嘖嘖嘖。風風光光的楚大總裁,就這什么什么都沒有的,還在病房里,憑著一句亂七八糟的話就搞定了?這么沒誠意,也就傻妞會答應了。”

    說完,他不等兩人有所反應立刻一扭身跑了。

    喬英杰話說的不大好聽,但還是在喬飲月心里引起了一點點波瀾。她固然和楚星淵感情深厚,但是對求婚與結婚還是有著身為女人的浪漫幻想的。不過,她略一回想,就又釋然開朗的笑了起來。

    “是不是很失望?”楚星淵凝視著她,問道。

    喬飲月朝他眨眨眼睛,清亮的眼眸里浸著滿足的愉悅和發自內心的笑意,臉上的笑容尤為恬淡美麗。

    “現在和我很早以前的浪漫幻想確實有著很大的差距。但要是說失望,卻沒有多少。在我快要在海水里徹底失去生命的時候,你聽到我微弱的呼喚,及時趕到我身邊。這對我來說,就是這輩子最大的浪漫,刻骨的深情與表白了。一次就夠了。你現在說與不說都是形式。”

    說到這里,她漂亮的眸中閃過一絲狡黠和懊喪,“其實,我本來想要等自己徹底恢復以后,主動和你求婚來著。你這搶先的也太早了。”

    楚星淵感覺自己的心都要因為她柔化成一灘水了。他心中的愛意滾燙熾熱,又因為喬飲月后半截話忍俊不禁。

    “虎虎,我愛你。我恨不得除盡所有的荊棘,把道路鋪平。然后,就可以牽著你的手,輕松愉快的走在坦途之上,去世界任何一個地方。”他虔誠鄭重的在喬飲月額頭印下一個吻。

    喬飲月眉開眼笑,樂得眼睛都彎成了漂亮的小月牙。她拉著楚星淵的手幼稚的搖搖:“管它什么路,我們一起走~”

    “嗯,一起走。”楚星淵寵溺的與她十指相扣。

    喬飲月起訴金草的案子開庭了。開庭之前,付卓飛主動來找喬飲月,說愿意出庭作證。喬飲月有所不解。還是小何悄悄告訴她了真相。

    原來金草懷的孩子根本就不是付卓飛的。付卓飛有次出席宴會,無意間聽到一喝醉酒的投資商說漏嘴才知道:金草懷著孩子想嫁入豪門而不得對方的原配可厲害的很,把金草狠狠地教訓了一頓。那男人聽之任之,一句話都沒說。金草被整怕了,立刻拋棄了另一只船,一心一意抓住付卓飛想要安穩下來。

    然而,知道了真相的付卓飛原本因為孩子那點憐惜之情也徹底消散了。

    他在電視上看到了毒品大案與文物走私案的新聞報道,確認犯罪分子與頭目都被逮捕了。又因為金草變本加厲的騷擾,以及極端粉絲潑硫酸未遂的舉動,最終決定站出來說明真相。

    案子開庭后,果不其然,吸引了無數吃瓜群眾的關注。付卓飛的澄清與謝奇瑞等人的作證,在網上引起了軒然大波。

    網友們紛紛感慨那個圈子真亂,義憤填膺的咒罵欺騙利用大眾的金草,恨不得金草被收拾的更慘。另一方,他們涌到喬飲賬號下,主動刪去以往的評論,對無辜躺槍的喬飲月進行道歉。

    喬飲月淡然的笑笑。事情解決了就好。

    喬飲月受傷的事情終究還是沒有瞞過家人。不過,因為她恢復得很好,家人倒是沒有過多擔憂。關于她和楚星淵的婚事,家人大力支持,忙里忙外的張羅著。

    楚星淵表示一切在早已有所準備。之前的忙碌一下子減少了很多,所有人似乎都再也不擔心了。喬飲月一頭霧水。奈何,這個內情,似乎大家都知道,偏偏她不知道。她只是被楚星淵帶著去旅游并順便拍各種婚紗照而已。

    等到結婚這日,婚車浩浩蕩蕩的來迎娶喬飲月,在萬眾舉目中浩浩蕩蕩的開進了楚星淵的莊園別墅。所有人都以為,他們會在這里舉行婚禮。然而,楚星淵牽著喬飲月的手上了直升飛機。

    眾多賓客分批次直接飛到了一處島嶼上。在這個島上,建筑是喬飲月親手制作的游戲里的恢弘高大的建筑,宛如神話中的仙境變成了現實。里面的草木鮮花都是楚星淵從各地移植而來的奇花異草,琳瑯滿目,浪漫紛呈。直看得眾人目瞪口呆,不斷地倒吸氣,感慨大手筆,這是想都不敢想的超級豪華婚禮。

    喬飲月和楚星淵所穿的不是婚紗,而是類似仙俠游戲里的服裝,是楚星淵請人專門設計的婚禮服飾與配飾。

    束冠佩玉,錦衣博帶,二人皆是神采飛揚,一明媚俏麗,英姿颯爽;一昂然挺拔,氣宇軒昂。行走間衣訣翩翩,流光溢彩,說不盡的風流瀟灑。

    身后的伴娘與伴郎團也都個個飄逸非凡,盎然而立。眾人慨嘆不停,連連拍照,又覺得拍照簡直是浪費此處的美好與驚艷,不足以呈現此處美妙十分之一,紛紛換成錄像模式。就這樣,還心痛錄像失真,沒能很好的展現出此處的恢弘瑰麗與婚禮主角的卓然風姿。

    婚禮亦是別具一格,是改制的古禮,過程宏大莊嚴,極具儀式感。

    “禮成。”司儀鄭重宣布道。穿著飄逸美麗或風流倜儻的顧磬、謝奇瑞等人上前把楚星淵和喬飲月共同蓋章的長卷緩緩收攏起來。

    楚星淵與喬飲月雙手交握,并肩而立,縹緲如云霧的衣角在微風中輕輕飛揚交織。

    林茂澤謝奇瑞等人高聲叫喊著“親一個、親一個!”其他前來的賓客們也都熱烈的起哄喝彩,“親一個!”

    碧藍如洗的天空中,白云悠悠。恢弘壯麗的仙苑之中,異植紛呈,鳥語花香。在親朋好友的熱烈歡呼聲中,在曼妙的海浪聲中,在輕柔的海風里,兩人相互擁抱親吻。

    -------------------------------------------------------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凤鑫电子游艺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