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809章 云歌(下)

作者:南宮草堂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午后,某山、某山洞。

    當仲逸睜開雙眼時,看到的眼前卻是這番景象無名山、無名山洞。

    他摸摸腦袋,完全沒有眩暈感,想必是倭賊**的藥性已過,他此刻也安全了。

    當然,這都是拜那些白衣人所賜。

    望著山洞中的桌椅,連同中間那個不大不小的池塘,仲逸心中不由笑道這個山洞看起來,似乎與上次搭救木木花時有幾分相似。

    木木花在云南大理,這又是哪里?

    索性就這么躺著,仲逸懶懶道“那些人白衣人,到底是什么呢?”。

    微微一動,一個身影伴隨著清風緩緩走了進來。

    ‘這位公子好興致,才逃離虎口,尚未脫險不得而知,竟能笑的出來?’。

    聲音飄來,仲逸正欲起身,卻見那個身影來到眼前。

    細細望去,一名紫衣女子亭亭而立只見她長發垂肩、左耳一個大大的玉環,上面是一排小小的玉圈,整齊排成一串、如同鎖鏈一般。

    高挑的雙眉下,如同匠工雕刻一般精致的臉龐,明眸之下,似犀利、似清澈,一如冰霜水晶般剔透。

    二人不到一米的距離,仲逸竟微微閉上雙眼,憑借他多年閱人無數,盡量用那種特殊的力量在感受著眼前之人的點點滴滴。

    這是他多年的習慣當人與人之間的距離達到一定程度時,對方心中所想便可從言語中斷出,甚至于她的呼吸,都是流露內心的一種表現。

    仲逸心中再清楚不過他必須要馬上開口,否則一旦眼前這位女子移動腳步離開,那便沒有一米的距離。

    毫無疑問,眼前這位女子是高手,而高手的對決,首先從開口說話開始。

    仲逸睜開雙眼,懶懶道“既然脫離虎口便再無大礙,大丈夫立世,豈能因區區生死而耿耿于懷?”。

    那女子微微道“那些倭賊能置你于死地,難道我們這里就安全嗎?”。

    仲逸剛欲張嘴說一句‘若你們真想要我性命的話,就不會等到這個時候了’,

    但話到嘴邊,終究還是沒有說出來。

    既然都能想到這樣的說法,又何必要落那個俗套?

    “生死有命富貴在天,既然我昨晚能從倭賊之手脫險,又何嘗不知從你們這里安然無恙?”。

    仲逸笑道“當然,若是你們要存心加害本……我的話”。

    那女子淡淡道“你是想說‘本官’吧?”。

    仲逸搖頭道“不不不,只是,你不想知道我的身份嗎?”。

    那女子微微搖搖頭,似乎有些失望道“那是俗人之想,你是什么人或什么官?與本姑娘何干?”。

    仲逸一臉的懊悔,心中卻暗暗喜道她也在伺機刺探我。

    如此一來,反倒更沒有危險言了。

    “好吧,你可以下山了”,說完這句,那女子竟轉身準備離去。

    猛地來了這么一句,倒是讓仲逸始料未及的。

    “姑娘留步,聽在下說幾句”。

    仲逸急忙起身道“大恩不言謝,在下這里有三千兩銀票,權當感激之情了”。

    那女子冷冷一笑“常言盛名之下其實難副,看來你也不過如此”。

    果真印證了仲逸的推測在此之前,白衣人已知道了他的大名,從昨日與倭賊交戰來看,或許正是因為當初奉旨去福建抗倭時留下的大名。

    當然,昨晚那些倭賊一口口的喊著‘仲逸、仲大人’的名號,就是別人之前不知道,現在不知道都難。

    相當初那個順口溜仲侍讀,誘敵深入有妙計雙炮臺、攻守自如;炸東橋、水庫決堤;鳳凰山、密道伏兵;烏龍嶺、前后夾擊;海岸邊、炸倭船、借尸還魂。

    名聲這種東西啊,一言難盡……

    “這位姑娘,不知那些倭寇?”,見那女子準備離去,仲逸急忙追問道“你們殺了他們這么多人,不怕惹來麻煩嗎?”。

    那女子立刻停住腳步,雙眉微蹙道“麻煩?什么麻煩?若是倭賊再來犯,不是有朝廷,有像仲大人這樣的文臣武將嗎?與我們這些弱女子何干?”。

    仲逸雙眼一亮難道?昨晚那九九八十一名白衣人,全部是女子?

    這,太不可思議了。這個組織太過神秘,絕不是一般的俠客之類。

    想到這里,仲逸不由暗暗汗顏道‘她們……不會也向凌云山一樣,有著嚴密的部署和計劃吧?’。

    若果真是這樣,倒要見識一番了。

    “既然如此,那本官便告辭,這便下山而去”。

    仲逸緩緩起身,將手里那張銀票撕碎,如釋重負道“既然你早有部署,本官倒沒有什么可擔心的了”。

    沒有最快,只有更快,仲逸的這個舉動,著實讓那名女子始料未及。

    由此,開啟一段更快的對話。

    而常人所不知一旦加快語速,那個準備不足之人,必然會在關鍵時刻露出破綻,毫無疑問。

    “既然我已知曉仲大人的大名,那……仲大人就不想知道本姑娘的名號?”。

    “這個……就不必問了吧?正如姑娘所言,如此一問,反倒俗氣了”。

    “不知,仲大人那身絕世輕功,是何人所授?令師是誰?”。

    “同理,本官連姑娘的名號都不必相問,姑娘又何必問本官的出身呢?”。

    “果真名不虛傳,你當是那不按常理行事之人”。

    “本官若是按常理行事,恐怕現在還在田間耕地,即便做了官,也活不到今日”。

    “不說出輕功從何而來,休想離開這里”。

    “若是姑娘樂意,本官倒想試試”。

    “試試?真當我云歌不敢殺了你?”。

    說到這里,仲逸哈哈大笑道“姑娘,這還要本官再問嗎?云歌?這個名字……倒是頗有幾分韻味”。

    顯然,這場對話,那叫云歌的女子敗了下來。

    見仲逸正得意,云歌突然拔出長劍,飛速襲來,轉眼間,那張精致的臉龐皆是冷冷的寒光。

    仲逸早已運氣,借力之物,順勢騰空而起,轉身之際,手中那柄利劍已然出鞘,兵器撞擊在一起。

    “說,你曾是翰林院的侍讀,為何會這絕世輕功?”,云歌步步逼來,絲毫不給仲逸還手之際。

    “你難道不知何為江湖規矩,各門各派皆有各自的規矩,姑娘又何必苦苦相逼”。

    仲逸小心退讓,有意不予回擊,看看對方到底有幾分能耐?

    數個回和下來,仲逸已漸漸明朗起來單從輕功而言,眼前這個女子并非他的對手,但就劍術而言,自己還真不如她。

    “弱女子?先等等,本官是因為昨晚中了倭賊的**,加之一天未進食,這樣不公平”。

    仲逸退到一側,一臉無辜道“你叫云歌是吧?姓云名歌,還是江湖稱號?”。

    江湖的規矩就用江湖來解決,若是向一個書香門第女子說這番話,她大致還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吧?

    “什么不公平?**藥性已過,早已給你喂過湯食……”

    云歌雙腳著地,長劍立于身后而雙目怒視道“云歌,這是別人給我起的名字,與你何干?”。

    仲逸笑道“本官倒是有個主意,你可以叫龍云鳳,那樣就更像個女俠了”。

    云歌疑惑道“誰是龍云鳳?是那個門派的?”。

    仲逸只顧搖頭道“這么說,昨晚是你給我喂得吃食?”。

    云歌再次微微一怔“你那里像個翰林院侍讀?分明就是巧舌如簧,看劍……”。

    山洞外,數名白衣女子候在那里,聽到洞中刀劍聲,不由擔心道“怎么還打?我們要不要進去看看?”。

    其他女子卻搖頭制止道“不可,教主沒有吩咐,誰敢進去?”。

    片刻之后,洞中的打斗聲終于停歇下來,眾人長長舒口氣。

    眾人面面相視,一名白衣女子說道“我們……還是走吧……”。

    ……

    大約半個時辰后,洞外再次傳來說話的聲音“教主,為仲大人準備的飯菜,是否現在端進來?”。

    云歌沒有言語,那名女子緩緩走了進來,放下酒菜,而后便立刻退了出去。

    “她們怎么叫你是‘教主’呢?你們是什么教?”,仲逸隨意用了些酒菜,很快就飽了,看來云歌說的沒錯。

    云歌低著頭,雙頰微微發紅,聲音也變得輕微許多“這些姐妹都是我精挑細選出來的,論年紀與我相仿,自然不能以師徒相稱,后來……她們就都叫我教主,僅此而已”。

    仲逸卻嚴肅道“不可,這萬萬不可,既然如此,你們可姐妹相稱,斷斷不能再有教主二字出現”。

    云歌望著水中的紅花,微微點點頭,水影中是她那精致的臉龐。

    “我此次是奉旨回京,或許京城出了什么事,昨晚耽擱了這么一出,我必須要馬上趕回京城”。

    仲逸起身道“大恩不言謝,我們或許還能再見”。

    云歌并未轉身,用手輕輕將水面打亂,微微說了一句“應該是我謝你才對……能否再見,就看天意吧……”。

    出了九龍嶺,仲逸直奔京城方向,按照之前與師姐仲姝約定見面的地點,他很快就可以抵達。

    臨別之時,云歌贈與一匹白馬,取名一鳴……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凤鑫电子游艺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