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128章 結局

作者:光明在案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乾陽宮經歷一場叛亂之后,再次恢復了平靜。

    之前達到武尊境界, 震驚整個大陸的亓官令, 在林森淼的陣法里消失無蹤。

    沒人知道亓官令這個武尊是什么下場, 他們只知道自己所在的大陸終于在崩潰的邊緣穩定下來。

    那些幾乎毀滅整個大陸的霧氣消散之后,曾經參與圍困亓官旭的各大門派都受到了極大的打擊。

    而巨靈宗更是從此不復存在。

    更讓人驚奇的是, 在林森淼的陣法消失之后,曾經被亓官令打進空間裂縫,人人都認為早已死無葬身之地的亓官旭, 竟然再次出現在眾人面前。

    這個從空間裂縫里回歸的男人, 身上非但沒有半分傷勢, 更是變得更強大,更危險。

    這時的他幾乎已經達到了體修的巔峰, 他的肉體帶來的威懾完全可以與天道比肩, 畢竟這副身體, 是前世苦修了千萬年的亓官旭的身體。

    亓官旭以極快的速度整頓好這塊大陸上所有的勢力。

    之前, 林森淼幾乎以一己之力肅清這個世界上的上層勢力,這對那幾個門派的修士來說可以算得上滅頂之災。

    凡是從這場劫難中幸存下來的人, 均忘不了那幾日被血色霧氣籠罩的恐懼。

    在他們心中, 蟾月樓樓主已經完全成為了一個不可說的存在。

    過了一段時間, 關于那場劫難的陰影緩緩隱匿在了這個大陸上每個人的心底。

    人們的生活逐漸恢復安靜。

    在蟾月樓的后山, 一個高大危險的男人瞬移過來。

    這人的灰眸天然蘊藏著一股難以言喻的獸性與冷漠, 又在其上遮掩了一層時間沉淀下的神秘。

    亓官旭撣了撣新作的法袍,朝著蟾月樓后山深處走去。

    隨著他一步步深入,這個男人臉上的冷漠逐漸褪去, 嘴角倒是緩緩勾起了一抹帶著溫度的弧度。

    在一片寬闊平坦的山谷里,一個穿著白衣,容貌介于青年和少年之間的男子正聚精會神的在布陣。

    這人眼眸低垂,眸光中透出一股疏離。

    在他的腳下,一個玄妙至極的陣法緩緩成型。

    這個陣法跟天罡封行陣極為相似,卻又在關鍵之處做了幾點改動。

    對天罡封行陣這種天然形成并且作為一個世界根基的陣法做出改動,對任何一個生靈來說,都是不可能的。

    林森淼能做到,不僅是因為他在陣法上的造詣達到了頂峰,更是因為,他的靈魂從本質上來講就與普通人的靈魂不同。

    林森淼是天生的規則。

    托生為人也不過是經歷磨難,堪破虛妄,最終還是要回歸規則應有的形態,在億萬年的時光中形成一個嶄新的世界。

    這是林森淼正常的命運,可他偏偏遇上了亓官旭,這個死纏爛打卻又有著卓絕能力的男人。

    這人跟他作對千年,早就在林森淼心中留下了不可磨滅的痕跡。

    在上一世中,林森淼孤身一人,最終回歸到規則的形態。

    他自以為無牽無掛,卻不知道心底一直藏著再見亓官旭一面的愿望。

    所以林森淼靈魂化成的星海,最終一點點的靠近了亓官旭所在的世界。

    亓官旭卻不是善罷甘休的人,在他看來,這人是不是規則跟他沒有半點關系。

    他想見林森淼,想要林森淼。

    既然這人也同他有這一樣的心意,那就算林森淼化為了無情無義的規則,他也要把他拉回紅塵。

    亓官旭走到林森淼近前,抬手鉗住這人的下巴,強迫他看向自己。

    林森淼無奈的回望了他一眼。

    之前因為靈魂剛剛融合,林森淼的瞳孔一直是藍紫色星海的顏色,這可怕亓官旭嚇得不輕,時不時的便要好好看看林森淼的眼睛里有沒有作為常人的情緒。

    對上一雙靈動的琥珀色的貓瞳,亓官旭這才放下心來,看了眼林森淼腳下的陣法:“這么快就準備好要回去了?”

    前世亓官旭在林森淼記憶中早把天罡封行陣記了下來,所以重生后在那邊第一次見到天罡封行陣的子陣時,這個男人才會那么在意,甚至開始要求學習陣法。

    并不是因為亓官旭想要通過這個陣法回來,而是他的記憶從那時開始了第一次松動。

    “布好了這個陣法,以后兩邊來去都方便。”

    林森淼伸了個懶腰。

    亓官旭看著林森淼忙活了一陣,突然伸手一把將人攬進懷里。

    “松手。”林森淼冷眼看他,“忙著呢。”

    亓官旭有些委屈,他蹭了蹭林森淼頸窩,問他:“最近你忙著布陣,就沒發現自己忘了什么事兒?”

    林森淼挑眉:“有什么事?”

    這人竟然當真忘得一干二凈?

    亓官旭抿唇,不由分說的直接把人扛在肩上,大步超山谷外走去。

    林森淼掙扎兩下,完全不能撼動箍在自己腰上的臂膀。

    現在的他只是靈魂等級高,而身體相比之下還是十分弱雞。

    但亓官旭就不同了,這個男人兩個時間段的身體早已徹底的吞噬融合,單純靠著肉體這人就能覆滅一個世界。

    所以……在進行某些活動的時候,林森淼完全沒有還手之力,這讓他十分不爽。

    “你到底想干嘛?”林森淼扯他頭發。

    然而沒等亓官旭回答,林森淼自己就愣住了。

    他們已經回到了蟾月樓,而整個蟾月樓如今都張燈結彩,入眼可見全是大紅的綢緞以及極為扎眼的喜字。

    想起男人出事前的各種籌辦,林森淼當即嘴角一抽。

    他怎么把這個事兒給忘了?

    看著亓官旭把林森淼帶了回來,蟾月樓的一眾屬下均滿面紅光的朝著林森淼道道喜。

    “樓主終于回來了!”

    “今日可是樓主大喜的日子……”

    每遇到一個人,都要被恭賀一番,這讓林森淼不自在極了。

    有點……想逃……

    林森淼偷偷看了看身邊的男人,未免這人嘲笑他,面上沒有露出半分異樣。

    亓官旭直接帶著林森淼回了房間。

    剛到房里,腦袋上掛著朵大紅花的小番茄就猛地朝林森淼撲了過來:“叔叔!”

    他這幾天對林森淼異常的依戀,林森淼布陣的時候他就在旁邊亦步亦趨的跟著,只有在餓極的時候才跑回來覓食。

    實在是之前亓官旭出事,林森淼也化作陣法的事把小番茄給嚇壞了。

    亓官旭一把撈住小番茄扔了出去:“在外面等著。”

    “你扔他干什么?”林森淼斜睨了亓官旭一眼,剛想去抱小番茄,卻見身邊的男人朝著內室的床榻指了指。

    在床榻上有一套大紅的喜服,極為隆重。

    “再不換衣服來不及了。”亓官旭直接將林森淼推到床邊,對上這人不可置信的目光,他一字一頓的補充道,“我們要成婚,今日,馬上。”

    什么?

    林森淼嘴角一抽,簡直要瘋。

    在看到床上大紅色喜服的一瞬間,他心里想“逃婚”的欲望達到了頂峰。

    他不喜歡穿紅色!

    林森淼的容貌本來就足夠艷麗,穿上紅色更是攝人心魄,麻煩簡直一堆堆的飛上來,所以林森淼從來不穿紅色的衣服。

    抬眸看了看一臉嚴肅的亓官旭,林森淼輕咳一聲,絞盡腦汁的想著怎么才能讓這個男人打消成婚的念頭。

    亓官旭看著面前明顯膽小想要耍賴的人,挑了挑眉:“自己穿還是我幫你穿,選一個。”

    林森淼貓眼一瞇,頓時找到了對策,他手指挑了挑男人的下巴,說道:“當然是……你來幫我穿。”

    白皙的指尖蹭過男人的法袍,明明沒有直接的碰觸,卻立刻讓亓官旭的呼吸急促起來。

    亓官旭一把握住在自己身上作亂的手:“別鬧。”

    林森淼抬頭,嘴角的弧度狡詐至極又十足的誘人。

    看著面前的男人克制不住的低下頭,林森淼眼中閃過一絲明晃晃的得意。

    什么婚宴?他才不愿意穿著那身衣服在一群人面前亂晃。

    然而,林森淼眼中的得意剛剛升起,便感覺自己頸邊一痛,不用照鏡子便知道一圈齒痕就這樣留了下來。

    “你!”林森淼捂著頸側,抬頭瞪亓官旭。

    面前的男人眼眸幽深,亓官旭粗糙的手指拂過林森淼頸邊清晰而艷麗的齒痕,朝他勾了勾嘴角:“你是愿意現在穿著喜服出去,還是待會兒再多點痕跡……”

    林森淼咬牙,好,很好!

    雖然遲了許久,但是兩位新人最終還是出現在了眾位賓客的面前。

    看到這兩位出場,還以為又有什么幺蛾子的金誠淵等人,一顆心終于放到了肚子里。

    兩人的婚禮極為簡潔,但是親眼目睹先前兩人危機的蟾月樓和乾陽宮的眾人,還是期待無比。

    披著紅布的小番茄更是高興得到處亂竄。

    金誠想起自家老大的吩咐,拿出一個方形的東西按了按,然后開始錄像。

    這玩意兒叫什么手機,說是有留影的功能。

    其實在這個世界也有可以留影的法器,但是亓官旭卻選擇用了手機。

    為什么?

    因為手機可以發朋友圈啊!

    林森淼全程繃著臉走完了各種繁瑣的程序,看的蟾月樓一眾下屬均是忍俊不禁。

    因為成婚的兩位均是男子,所以自然跟普通的婚禮不同,蟾月樓的姑娘們還特地想出了其他新的花樣來豐富這場婚宴。

    然而三拜之后,待到淵剛要宣布下面的流程時,卻見原本極為期待婚禮的亓官旭卻是忍不住出聲打斷了她們。

    “三拜之后,不應是送入洞房嗎?”亓官旭面上十分冷靜,然而略顯急切的語氣卻是完全暴露了一切。

    聞言,對面的林森淼輕輕勾了勾嘴角。

    亓官旭自然不可能讓林森淼頸上的齒痕被別人看到,早就用靈氣遮掩住。

    但是這遮掩在亓官旭眼中形同虛設,他最愛的人穿著大紅的喜服,頸邊帶著他留下的痕跡。

    這一切的一切,都讓亓官旭心動不已。

    在座所有人都被這位大佬直白又急切的話問的一愣。

    然而下一瞬間,他們便看到亓官旭根本等不及他們的回答,直接拉著林森淼自行“入洞房”了。

    整個婚宴現場鴉雀無聲。

    果然不愧是大佬的婚禮,就是與眾不同。

    金誠此刻卻是一臉糾結的看著手機錄像里自家老大火急火燎的背影,這段不刪真的沒毛病嗎?

    無盡的黑暗與寒冷。

    林森淼意識微動,卻感覺自己的五感在緩緩消退。

    他看到自己變成一片無心無情的星海,再空間亂流中緩緩的漂浮著。

    獨自一人,漂浮了很長很長的時間。

    林森淼知道,慢慢的,他會遺忘所有。

    忘了自己是誰,忘了一切愛恨情仇,忘了……

    “嗡嗡嗡……”

    手機振動的聲音猛地將林森淼從夢中驚醒。

    早晨活力滿滿的陽光從鵝黃色的窗簾的縫隙中鉆了進來,溫柔的照射在大床上頭發蓬亂的少年身上。

    林森淼揉了揉眼,看了看天花板上熟悉的圖案,打了個哈欠。

    原來是做夢。

    他拿起手機,上面“蹭蹭蹭”彈出好幾條信息。

    一是唐棠的,說有高三同學聚會,讓他務必要出場,否則就帶人來他家。

    一條是章晉之發來的,章氏公司有個會議,催著他過去。

    還有一條是鐘會長的,修真界要舉辦交流會,非要讓林森淼去撐場面。

    怎么那么多事兒?

    林森淼扒拉一下頭發,決定假裝沒看到,繼續睡。

    他剛拉起被子,便突然覺得床上有點不對勁。林森淼猛地把被子掀開,就見兩個玉雪可愛的嬰兒仰著頭朝他笑。

    玉雪可愛,這是別人看來。

    在林森淼眼中這兩個身體軟趴趴,看起來一戳就死的白團子就是魔鬼!

    他跟亓官旭已經回來一段時間了,章宓芳順利生產,生下了一對雙胞胎,但很快就把這兩個娃扔給林森淼,自己去旅游。

    林森淼不喜歡小孩子,全程交給亓官旭,偏偏這兩個貨卻喜歡林森淼喜歡的緊,會爬了之后整天圍著林森淼轉。

    這兩個弱小生物一左一右咿呀亂叫的朝著林森淼逼近,林森淼一身本事,現在卻一動不敢動,深怕一個不慎就把這兩個嬰兒弄死。

    兩個白團子咯咯笑著朝林森淼靠近,眼看著晶瑩剔透的哈喇子就要滴落在自己身上,林森淼額頭青筋直跳,終于忍無可忍的大叫:“亓官旭!快把這兩個家伙給我拎下去!”

    眼看被自己哥哥吼了,這兩個嬰兒對視一眼癟了癟嘴,同時“哇”得一聲號啕大哭。

    林森淼立刻手忙腳亂。

    穿著圍裙的亓官旭遲遲前來,他一邊嘲笑林森淼一邊極為熟練的一手一個抱起嬰兒哄著。

    林森淼剛松了口氣,卻又見小番茄從外面跳了過來也跟著號啕大哭:“你們都只疼小舅舅,不疼我嗚哇啊啊啊!”

    此刻,沒等到林森淼回復的唐棠和章晉之也開始了各種轟炸。

    林森淼嘴角抽搐的看這著熱鬧無比的場面。

    很好,天天這樣來一套,他就算想變成規則也根本沒機會好不好?

    作者有話要說:正文完結,番外等我緩兩天慢慢更。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凤鑫电子游艺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