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93章 秦姒

作者:明火執仗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秦姒當時睡得迷迷糊糊的, 疲憊感壓迫著神經, 她陷入一個沉沉的夢境。

    夢里, 火光漫天,照亮漆黑的夜空。

    她頓在別墅的雕花大門口,手輕抬起, 就看到空中黑色的碎片飄落到手中。

    指尖輕輕一碾,碎片變成細碎的顆粒, 染臟她白色的裙子。

    這件裙子是陸予送給她的十三歲生日禮物, 她著急地去拍, 裙子卻越來越臟。

    直到白裙上布滿黑色的手指印,她猛然回神, 媽媽和陸予兩個人都還在別墅里。

    于是她回頭朝著里面奔跑。

    剛才還安靜的院子突然喧鬧起來,不知道從哪里來的消防員、護士、醫生個個都攔在她身前。

    她看到他們冷漠地開口,“對不起秦小姐,您不能進去。火勢蔓延, 里面已經不能進人了。”

    “秦夫人我們會救出來的。”

    說完,她就被兩個工作人員架著胳膊,一路往門口走。

    一直到踏出門的剎那,她聽見自己破碎的聲音, “還有陸予, 陸予也在里面”

    “陸予也在”

    “陸予”

    那年,據說消防員直到撲滅火的時候, 都不知道陸予也被困在了里頭。

    所以他是被活活燒死的,從始至終, 無人營救。

    ……

    秦姒被叫醒時,一睜眼,就看到傅承兮手里正拿著水杯。

    她猛地坐起身,驚魂甫定,順手接過他手里的水,一飲而盡。

    心還慌著。

    傅承兮將杯子放到床頭柜,手非常自然地伸過來為她擦汗,“夢到什么了嗎?”

    秦姒心虛,“我剛才說夢話了?”

    “嗯,叫一個人的名字。”

    秦姒頹然地張了張口,沒發出一個音節。

    “做噩夢了?”他手有一下沒一下地拍著她后背。

    秦姒蜷縮起身,手抱住腿彎,身子靠上床頭,遲遲從夢里走不出來,因此半晌沒有動靜。

    傅承兮凜眸,手按了按自己眉心位置,聲音沙啞,“該不會是春。夢?”

    秦姒終于驚愕抬頭,“……你都在想些什么?”

    怎么可能……

    傅承兮嗤笑,“在我床上聲情并茂地叫另一個男人的名字,我倒是想不多想……”

    秦姒驚訝,“你吃醋也找對時候。”

    傅承兮輕哼。

    這一番爭吵完,方才的驚懼反而消減不少。

    傅承兮伸手將她攏到懷里,語氣柔和下來,“好點了么。”

    秦姒才反應過來,他剛才是在故意轉移她的注意力。

    她順從地靠上他胸。膛,吐出一口氣,半晌拿起他的手,貼到自己胸。口的位置,“心跳的快不快。”

    “有點快。”

    她按住他的手,順從地窩進他懷里,“我又夢到了大火。”

    “那些消防員、醫生、護士都像沒有靈魂的木偶,只管冷漠地攔著我沖進去。”

    “我很著急,所以就在別墅門口喊……”

    傅承兮靜靜聽著,手揉上她的小腦袋,把她一頭長發都揉地亂糟糟地,“都是夢,明天就好了。”

    他微微低下頭,親了親她的額頭,“這不是還有我陪著你么……”

    “別怕。”

    秦姒輕“嗯”了一聲,更往他懷里靠去。

    就這么靜靜待了幾分鐘,她忽然從他懷里抬頭,視線對著他下巴,“……我剛才真的喊他的名字了么。”

    傅承兮低頭,神色晦暗不明,微頓了一下開口,“嗯。叫的還很婉轉動聽。”

    “然后我就醒了。”

    秦姒聽完詫異,像采訪當事人一般,一副好奇寶寶的樣子發問,“所以你當時是什么感受?”

    她聽說這種在一個男人床上、做夢喊另一個男人名字的事情,問題還蠻大的。

    電影里不經常這么演的么。

    傅承兮垂眸凝視她,對上她好奇的神色,臉黑了黑,“忍耐了兩秒,沒把你踢下床。”

    “為了防止自己再動手,借口下床給你倒了杯水。”

    “噗”秦姒終于忍不住笑開,之后笑倒在他懷里。

    “對不起,我下次一定控制住”

    “你撞上我,怎么一直這么慘……”

    傅承兮提著衣領將她拽回來,舌尖危險地舔了下唇角,“你還知道我慘?”

    “行吧,欠我的,你就肉償好了。”他作勢要扒開她的睡衣領口。

    秦姒瞬間轉喜為驚,連滾帶爬往遠離他的地方撲騰,邊叫邊拿抱枕擋在身前。

    “不行了不行了,我腰還酸著。”

    “心也有點慌……”

    “完了,我又想起了剛才的噩夢”

    “別”她抬腳支撐住他靠過來的胸膛,“有話好好說。”

    傅承兮笑得陰惻惻地,“不是心慌么,我給你揉。揉?”

    “不,不用了。”秦姒咽了口唾沫,“我現在還沉浸在夢里,出不來。”

    “那更好了,”傅承兮勾唇一笑,“做點其他的,轉移一下注意力。”

    “……”

    于是后半夜,秦姒就趴在巨幅落地窗前,對著東方薄暮,嗯嗯啊啊哼唧了將近半小時。

    她手費力撐著窗玻璃,入目是千丈樓宇,腳下是萬家燈火。

    累到眼前都發昏的時候,腦海中晃過一個念頭,在這種地方做,一定充分滿足了男人的征服欲吧。

    一直到某人盡興,秦姒才被放開。

    此刻腿已經酸軟到走不動路,他耐性十足地抱起她,抬腿往浴室走。

    這次秦姒長了教訓,她自己撐著墻壁站在花灑下,將傅承兮推了出去。

    水流順著脖頸流下,蔓延過身上每一寸肌膚。

    秦姒對著鏡子查看身上的青青紫紫,在心里痛罵他果然不是什么好人。

    腦海中抑制不住回想起方才他按著她腰的樣子。

    自己衣衫盡褪,而他卻上半身衣衫齊整。

    簡直讓人羞恥到不忍回想。

    ……

    一直到她沖洗好,用浴袍裹緊自己,開門。

    發現始作俑者還等在門邊。

    她心里羞憤,看都沒看他一眼,抬腿要走。

    他微倚墻壁,腳也沒收,就看著她虛浮地腳步跨過自己的腳,一下子沒守住,絆倒。

    下一秒,秦姒重新落入他懷里。

    他低頭看著她,“……我抱你回去?”

    秦姒無心再跟他爭論,染著紅暈的小臉深埋入他胸口,然后聽到他滿意地一聲輕笑,“真乖。”

    “要是一直這么乖,該多好。”

    秦姒恨不能一口咬上他的胸膛。

    她手攥著他襯衫衣料,“傅承兮,我要跟你分手!”

    “我再也不理你了。”

    “好,分手的事明天再聊?”他心情愉悅,話說的也順從動聽。

    但聽在秦姒耳朵里,就滿滿地都是敷衍,她不滿地嚶。嚀一聲,“我是認真的!”

    “我不會再理你了,你死心吧。”

    說完,她一下被放到了床上。

    傅承兮貼心地給她蓋好被子,揉了揉她的小腦袋,像給一只小動物順毛。

    “好,先好好睡一覺,明天再談讓我死心的事,好么。”

    秦姒幽怨地瞪了他一眼,而后裹緊了些身上的被子,翻了個身。

    一夜無夢。

    -------------------------------------------------------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凤鑫电子游艺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