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五百八十六章 終章大結局

作者:踏仙路的冰塵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紅塵虛無。

    族人在搏殺,前赴后繼。

    人間、塵世等天地外有哭泣聲,眾生慘烈,盡是悲戚與凄涼。

    道天鈞回首。

    他看到了葉凡血戰,他殺盡了敵人,容顏上有淚痕,他的孩子為他而死,他殺了敵人又能如此。

    葉凡踉蹌,他亦是重創垂死。

    在他的身邊還有姬紫月,她陪在他的身邊,敵人又來了,將他們圍住。

    天庭的強者凋零。

    真龍橫尸虛無黑暗,一條條龍尸觸目驚心。

    耳畔中可聞珂珂的哭泣聲,那個沒心沒肺,神經大條的小可愛又變得孤苦伶仃,它的父母為了救下它,死在了珂珂面前。

    失樂園被打碎了,其上的美麗山河不復。

    這一戰太苦了。

    就算能贏,剩下的又有多少。

    贏了,未來過去萬古也許會有新的繁華,是一段璀璨歷史,前古未有,但是這樣真的是他想要的么。

    道天鈞能成就超脫,只要堅持下去。

    一切都將結束,諸天覆滅,全殺了個干凈又如何呢。

    “這不是我想要的超脫。”道天鈞心中有音蕩開。

    命中注定的結局么?

    不……超脫,與其展望未來,他更希望過去得美好留住。

    “我的超脫,非我一人。”

    道天鈞淡語。

    一念眾生超脫,舍我其誰。

    他想到了九位遠祖曾經對他說過的一句話,那是九大神通凝聚后出現的景象。

    九祖對他說過對不起。

    九祖他們為了族人,他們舍棄了自己的生命,為的就是讓族人能活下來,有一個美麗的未來。

    可是他們選擇了道天鈞,給予了他神藏,他們覺得對不起,在九祖心中他們覺得自己給道天鈞太大的負擔了,一切的重擔都在道天鈞身上,他扛下了太多。

    對不起。

    道天鈞耳畔中響起九祖的聲音,依舊是記得昔日的那句話,清晰音繞。

    “為什么說對不起,九個遠祖,眾多古祖承擔了太多,該說對不起的是我們,是我。”輕語從道天鈞的口中傳出。

    “我恨自己不再最古老的歲月出生,讓九祖承受那么多。”

    “我亦恨諸天無情。”

    “對不起。”

    道天鈞一步步走向諸天,他的心中有萬千言語,最后化作一句對不起。

    這一句對不起,是對九祖在說,是在對族人訴說,也是在向朋友訴說,讓他們痛苦受傷。

    轟隆隆!!

    天地間有可怕的氣息,這是從道天鈞的身上散發,壓蓋了天的威勢。

    他的身上有億萬縷光。

    光輻照遼闊,照亮了紅塵,照亮了人間、人世間……

    無遠弗屆。

    他的身軀漸漸的模糊,介于虛幻與真實之間,在這一刻他的自身氣息消失了……

    他選了另一條超脫路。

    眾生超脫,而非自己一人。

    “天無情,那么就讓諸天覆滅,我來執掌,成為那新的天,唯一的天。”

    道天鈞低語。

    其音很輕,卻傳入眾生耳畔,上蒼每一個生靈都是聽到了。

    “今日起,吾名上蒼。”

    道天鈞的聲音再次響起。

    “道由我執掌,我為上蒼,我為唯一天。”

    “以我之名,以我之命,以我超脫為代價眾生不在哭泣。”

    “以我之名,以我之命,以我超脫為代價眾生飛仙。”

    “以我之名,以我之命,以我超脫為代價布道上蒼,恩澤殘荒地,福澤蒼生。”

    “以我之名……”

    浩大的聲音傳遍上蒼,像是千萬古鐘震動,蕩起古音,撼動眾生魂。

    道天鈞選擇了與上蒼融合,用自身化作輪回,重演這一切,這重演的代價不是上蒼,而是他自己。

    這條路,舍我其誰。

    “合!”

    道天鈞的聲音響起。

    轟隆隆的顫鳴,天地顫動,虛無搖顫,諸天低吼,他們瘋狂的向著道天鈞殺去,不計一切代價。

    他們見到了未來。

    尸也瘋狂了,阿摩殤等人都是向著道天鈞殺去,要阻攔這一切。

    天陣營的生靈都是瘋狂了,向著道天鈞涌去。

    葉凡看向道天鈞。

    “為了族人,天鈞你……”

    他心中想起了道天鈞曾經與他說過的話。

    那是還在殘荒界的時候,那時候道天鈞用自身去換族人,去換仙域生靈的生命事情之后。

    為什么你要那樣做,你不怕死么?

    不怕。

    我的死可以換來很多事情,哪怕我真的死了,我覺得值。

    為什么,這可不像你啊。

    那時候葉凡很意外,在他的心中道天鈞一般都是為自己在考慮,很少回去招呼陌生的人。

    我從不認為自己是一個好人,也不想被人說是什么好人,好人也好,壞人也罷,我只跟隨著自己的心走,假如有一天屠盡世間人,能換來族人、朋友永世不在悲傷,我會毫不猶豫的做,殺進天下人,化道求魔又何妨,而今日所在,我只是想一件事,我的命能換來很多東西,何樂而不為。

    我不是好人。

    道天鈞那時候是這樣說的。

    “這就是你說的你不是好人么。”葉凡低吟。

    他苦笑。

    也許這就是他和道天鈞成為生死兄弟的原因。

    有時候真的很傻,很多時候命都不要了,只憑借喜好。

    “夫君。”火柔云四女哭成了淚人。

    傅玄虛弱,他受的傷很重很重,看著道天鈞的舉動,他直接哭了出來。

    他的聲音很虛弱,卻拼命念叨。

    “不要這樣做啊,臭小子,臭小子……”

    在這一刻。

    諸天都是瘋狂了,他們殺到了,道天鈞模糊的容顏盡是冷漠。

    九個神藏漸漸的融合,不在是那種緊貼在一起的九個點,變成了一個點,神藏成一!

    只是這還不夠。

    神藏在最后破碎,化作了虛無,成為了光斑,融合進道天鈞的肉身。

    “你的超脫還有很久,殺了他。”阿摩殤低吼。

    “敢爾!”

    麒麟無上殺去,拼盡全力。

    獨孤敗天揮動兵器獨孤,他打傷了阿摩殤,逼退了青天,“我等這一天已經很久了,是時候了解這一切了。”

    “助你一臂之力!”

    魔主踏來。

    他們兩者的身上都是有無窮的光輝,有一縷縷精粹的氣息散發。

    “哈哈哈……九祖瞞天,我總算見識到了。”辰魔在大笑著,他的身上有璀璨的光。

    與之獨孤敗天、魔主一樣,他在化道,要助道天鈞一臂之力。

    “你解救蒼生,我等用命阻你一臂之力又何妨。”

    這些與天征戰無盡歲月的強者都是走出,他們慷慨赴死,無懼無悲。

    在這一刻。

    那些禁忌強者都是站了出來。

    “佛已死,活著已經無意義。”老佛僧雙手合十,散去了一身道法。

    他坐化成道。

    這個黑帝子嗣就這么死了,他一心向佛,與黑帝決裂,最后落得了這樣的結局。

    “你這死胖佛竟先我一步,等我一步。”那個藏佛高原禁忌仙帝阿魔佛低聲說道。

    老佛僧走出了和黑帝相反的路,但是他不孤單,相反多了很多的朋友,藏佛高原的那千萬佛陀,阿魔佛就是其中之一。

    “若有來生,我們在一起喝酒。”

    龐博拍了拍葉凡的肩膀,他笑了笑,帶著笑容崩碎了軀體。

    圣皇子長嘯,萬丈兇軀化作化作了一縷縷精粹的氣息,同時間還有同輩,張百忍、道一等人。

    “為了族人。”

    小石頭堅定的說道。

    打神石、皇蝶、火族仙帝、水族仙帝等全部都是化去一身力量,慨然的赴死了。

    “締造出璀璨的未來!”叔祖嘶吼,他沖上高天。

    在這一刻。

    族人悲慟的落淚,淚水根本無法止住。

    他們有人想要走上古祖們的步伐,卻被古祖定住了身體不讓他們有動靜。

    “古祖。”族人顫音,哭泣抽動。

    “等待這一日太久了,為了族人。”英靈族人仰天長嘯,他們的身軀化作了光輝,像是繁星斑斑,美麗無比,點亮了上蒼。

    “我為真龍一族仙帝,龍火,代表真龍一族助道天帝一臂之力。”

    有龍嘯長吟。

    一條浩瀚的赤色真龍沖上虛無,向著道天鈞而去。

    “麒麟一族鳳羽……”

    “太古戰天,而今終結!”

    一聲聲浩音像是黃鐘大呂之音,震撼眾生心靈。

    太古強者,那批與天戰斗的生靈紛紛化道,他們都是沒有了親人,一生的念頭就是戰天,死才是他們的最終歸屬。

    他們在大笑,開闊而嘹亮。

    各大族群、不滅道統都是有禁忌存在走出,他們獻出了自己的生命。

    “為前輩出一份力!”辰南堅定,他安撫了自己的孩子自身化道。

    龍兒哭泣。

    他知道這是父親的決定,父親受道天鈞大恩,而今終于能盡自己的綿薄之力,所以毅然決然的做了,不能去阻攔。

    “辰家八魂為辰家獻身!”辰家八魂赤心,他們為了忠肝義膽,為了辰家付出了太多,到了現在還是如此。

    人間有強者化道,人世間、塵世、五方天、八卦天都是有一個個禁忌存在,傳說生靈化道。

    他們是一族之祖,有仙國國主,更是有族群的締造者。

    他們用自己的生命在譜寫最宏大的篇章。

    天地間的聲音化作了不屈的戰音,幽幽回蕩。

    “殺天七人歸來!!”

    那七個無上齊齊邁步,松贊德布站在了其中,他活過來了,亦或者說他就沒有死,柳神背后動手救走了他。

    “我驕橫殺天,這一生從未一敗,今日身死化道了卻一生。”有一道無上神音響起。

    驕橫身軀挺拔。

    他手中有天的尸軀,那是一個看起來和石頭差不多的天。

    石天!

    這是異魔道統的傳說,那個縹緲的無上,誰能想到他就是天,異魔道統傳承于無上,那臺階乃是石天褪下的軀殼。

    虛無傳出隆隆轟鳴,驕橫一生無敗,最后亦是殺天成功,一人戰天成功殺去一天,他燃燒了自己的生命氣機,就這么死去了,剛烈而強大。

    “主人,老仆來陪你了。”橫天神山的老仆仙帝目含淚水,就這么沖去。

    他一身都是驕橫賜予的,有驕橫才有今日的他,驕橫慨然化道,讓老仆悲慟,選擇了追隨驕橫的腳步。

    “雖死無憾。”

    在這一刻,老雞精沒有了以往的那種怕死,它雄赳赳的走向虛無深處,看起來不著調的身軀變得偉岸。

    “爺爺!”

    老雞精準仙帝哭喊,他想要陪同卻被老雞精定在了原地。

    “沒有朋友了……”

    變態的低語,他背負雙手,站在了自己的棺材邊,自身緩緩的消散。

    他亦是走上了化道。

    “啊!!”

    上蒼禁忌強者長嘯,無盡的生靈悲喊。

    “怎么能讓你一個人付出呢。”魔龍王笑道,它長吟龍嘯,在世間留下了最后一道吼聲,死去了。

    “修我戰劍,殺上九天,灑我熱血,一往無前。”

    蒼涼的古老戰歌回響。

    龍王長吟,天魔牛嘯天,兩位守護殘荒地無盡歲月的可敬無上身死。

    “我獨孤敗天去也!”

    “我荒去也。”

    “我魔主去也。”

    “我李七夜去也。”

    ……

    一個個強大的無上,戰天存在都是化作了精粹力量。

    轟隆隆。

    上蒼中有萬千的光輝閃爍,是那些強者的光輝。

    諸天在潰滅,他們沒有任何的反抗之力。

    “我不甘心。”阿摩殤怒吼,咆哮聲中盡是不甘。

    尸的身軀漸漸風化,隨風散去。

    他沒有力量抵抗。

    四十九片天地的倒影,天獸、天妖、天尸都是破碎。

    看著這一切的一切,有勝利的喜悅么。

    每個人都是悲戚。

    他們看到了天在掙扎,看到了那天陣營的無上發出不甘的聲音。

    須臾間。

    有一道朦朧的嘆息聲在眾生耳畔中響起。

    眾生顫動。

    “你們不該死去。”

    所有人顫動。

    他們看到了一道模糊身影,修長而挺拔,那是道天鈞,頂天立地,太偉岸了。

    道天鈞的雙手捧著,有無盡的光輝。

    那是星魂,那是眾生強者的元神光輝,有無上的靈魄……

    “借你們的力量一用便可。”耳畔中有輕音。

    雙手捧著的萬物光輝如同蒲公英飛絮上蒼,在虛無中飄舞,在上蒼天地散開。

    “我名道天鈞,用我無盡不死身為代價,活過來吧。”

    音聲平緩,柔和如春風。

    隨著音聲落下,那一朵朵蒲公英在上蒼落地,沒入天地間,在不遠的未來,這些靈魂光輝會再次綻放,煥發出屬于他們的璀璨。

    隨著這一道聲音的落下。

    道天鈞的身影漸漸模糊,他的生命走到了盡頭。

    他目視前方俯仰天地間,看到了紅塵,也看到了人間、塵世……

    在那最后的時光,他轉身離開了,留下的是一道漸漸遠去的背影,一如曾經的古祖先輩,他們在那條路上行走,走在最前方為族人探尋前方的道路。

    眾生身軀一顫,他們看到了一條不見盡頭的道。

    道天鈞獨自一人上路。

    他的背影很挺直,沒有一點落寞,有的是堅定,他繼續在前進,為族人帶路,這一次他邁出了新的步伐,九祖的終點成為了他的起點。

    “道祖。”

    殘荒地的族人悲慟,他們止不住的抽泣。

    這一別是永遠。

    那位世間稱尊無敵的男子再也不會出現了,曾經傳下的奇跡成為了永恒的神話。

    他們都知道,他再也回不來了,不會再有奇跡的發生。

    “哭什么,那是道尊的意愿,他沒有死,在道路的前方為我們探路,他追上了九祖的步伐……”

    有族人呵斥,只是說著他自己已經哭得哽咽,泣不成聲。

    那條路有了新的開端。

    只是這盡頭沒有族人能看見,注定孤獨,九祖的路皆如此。

    作為九祖傳承者,道天鈞是無憾的。

    “不死身,屁的不死身……”傅玄強忍著不讓自己哭泣,站在原地久久不語。

    他想到了以前道天鈞嘲笑過他,老頭子我又不會死,你哭個什么,你不是說自己宇內無敵,怎么還這樣哭鼻子了。

    那是曾經傅玄修煉長生體后要去沉睡,害怕道天鈞會在下次醒來的時候,他就死了。

    傅玄知道這是道天鈞不想他傷心,才會說出這句話。

    只是現在的他回想,不禁久久不語。

    “臭小子。”

    傅玄不想哭,也不敢哭,在他的心中其實不愿意承認道天鈞死了,因為這樣他真的不想活了,而他還活著,哭只會讓道天鈞擔心。

    石云看著傅玄,輕輕的握住了他的手。

    美麗的臉龐上有兩行清淚。

    兩位閣老悲慟,老淚縱橫。

    “讓族人擔心了。”

    這句話是道天鈞常常對他們說的,在道天鈞心中他一直覺得自己很皮,老是做一些事情讓族人擔心的事情。

    有好幾次道天鈞和他們說過的,其實他心中一直覺得自己沒有辦法去償還族人,族人為他付出了太多,每次都是在給他擦屁股,為他作死擔憂,是不是很不好。

    什么不好,閣老的淚水止不住,他們拼命的搖頭,他們才是應該感謝,應該擔心的。

    道天鈞的一生都是在付出,他給族人的付出太多太多了。

    為北斗帶來了輝煌,帶領仙域中的族人開疆擴土,付出了多少血淚,一人征戰在異域,在上蒼他做出了香玉,締造了禁忌秘地、精粹大湖……

    而今他扛下了負擔,承受了一切苦。

    “這有什么讓我們擔心的。”黑袍老人低喃……

    紅塵九地。

    這片一開始道天鈞走上上蒼的天地,它在變大,天地的邊緣不斷山河浮現,有宇宙虛空。

    其他的天地,人間、紅塵等等,它們都在變大。

    虛無中有萬千山河浮現,一片又一片宇宙出現,壯麗山河,碧綠山嶺。

    黑暗變得不再黑暗。

    漸漸有了生氣,不再拒絕禁忌之外的生靈,不再那么可怕。

    本是黯淡的星辰再次散發出光輝。

    一切都在恢復,一切都在變得更加的美好。

    破碎的星域凝聚,像是時光倒流,生靈站在大地上仰望天空。

    有繁星億萬萬,有星河橫空,有璀璨的星云,奧秘無窮,仿佛顯示著修煉者的路,茫茫不見盡頭,有著太多需要去探索尋找。

    那些逝去的生靈皆是復生了。

    在遙遠的未來。

    獨孤敗天、魔主、鬼主、辰南……

    太多的名字在世間傳蕩,他們都回來了。

    那一戰本應該很苦,充滿苦澀,然而那一戰卻變得輝煌,成為了上蒼歷史最璀璨的一片畫卷。

    一幅畫緩緩地攤開。

    有眾生沖上虛無之境,一條天河橫斷上蒼,另一端是諸天光影,萬千天獸、天妖……

    兩者碰撞,濺起血水。

    畫面看得讓人心顫,血液忍不住沸騰!!

    在那最前方有一批批人。

    而在整幅畫并非只有一個畫面,假若你瞇起眼睛,可見畫變化,畫上的事物消失,可見一條黑暗的道路,一道朦朧的背影走在路上,挺拔偉岸……

    這一切的記憶都被人刻下來了,傳唱萬古。

    道天鈞的奇跡,曾經做的一切成為了過去,成為了歷史最為耀眼的神話,被強者傳頌。

    上蒼四十九,天地壯遼,萬籟絕響,雄杰并起。

    沉靜回首,段段輝煌。

    千古絕唱,道尊無私。

    靜心聆聽,上蒼有聲,天地有音,無盡山河眾生相,呼道天帝,呼他萬壽無疆。

    無上之上,上蒼之地,輪回不覆。

    這是最被人津津樂道的話語。

    殘荒地繼續締造這屬于這個逆天族群的輝煌,上蒼第一霸主。

    歲月流轉,死去的英靈一個又一個回歸,死去的族人也在漸漸的復活。

    有一天。

    九道身影出現在虛無,上蒼震動。

    九祖回歸。

    同時間,龍王之名,天魔牛之名震動八荒。

    荒的輝煌還在持續。

    屬于他荒天帝的璀璨,有一批批追隨者跟著他在上蒼締造璀璨。

    陰鴉,萬古幕后大黑手,名副其實。

    他是眾帝之師。

    最不可招惹的無上,他曾與道天鈞聯手弒天,輕易斬殺之,手段可見一般。

    這個看似平凡的人最為不平凡。

    李七夜之名回響千古,被諸強所稱頌。

    北斗曾經的那片殘荒地,成為了殘荒地的最安靜的土地。

    這片土地生養了道天鈞亦是他最開始的開端。

    大荒中遺落一子,被人抱起,名曰道天鈞,這是道天帝的輝煌一生起點。

    那片土地上。

    某一日,三座墳墓破開了,走出了三位女圣王。

    小夢得知過來。

    這是曾經陪伴在她身邊的女圣王,她們也活過來了。

    “師父。”小夢美眸模糊有霧水,清淚掛于容顏。

    道天鈞沒有忘記,她雖然不語,但是他卻知道,她心中一直惦記著三位女圣王,小夢不是絕情的人,外人說三位女圣王不好,但是在她看來這并不是如此,是她們為小夢護道。

    而在得知這些事后。

    小夢久久未語,她大哭,本以為自己哭不出來了,這些年來她哭了太多,沒想到還是有淚。

    “師父。”小夢握著那塊玉,抱膝哭泣,現在她是仙帝又能如何,她只知道自己永遠是孩子,道天鈞的弟子。

    天庭。

    道天鈞生死兄弟葉凡所創。

    這個勢力雖無無上,卻被人稱之為無上勢力,因為誰都知道不遠的未來,無上會誕生。

    提前叫無上并不礙事,更何況單單它和道天鈞有緊密聯系就足夠這無上勢力稱呼。

    “女帝死了。”

    某一天傳出了可怕的消息。

    狠人女帝死了,自我坐化在了洞府內,安靜的離開。

    葉凡得知后久久站立。

    “她始終放不下。”葉凡想起了狠人在那一戰后與他說過的一段話。

    在道天鈞離開前。

    道天鈞的聲音在狠人的腦海中響起。

    “妹妹,不要等我,我是個沒用的人,不能常待在妹妹身邊對不起。”

    他向狠人訴說對不起,他知道無數的話語都無法勸導,只是依舊勸說著,話語很輕柔。

    在那之后。

    狠人女帝閉關。

    她在不知何時的歲月中坐化在歲月中。

    “我去陪我哥哥。”在洞府打開的那一刻,有狠人的烙印出現。

    天庭的強者看到了女帝在笑,這是從未有過的容顏,太美了,展顏一笑,萬物失色,自慚形穢。

    這一日。

    天庭女帝坐化,上蒼悲慟。

    現在已經有太多的人知道,狠人與道天鈞的關系,她是道天帝的妹妹。

    她的死讓上蒼眾生為其自覺的穿起白衣,縞素。

    昔年,他們不能為道天鈞白衣送行,因為道天帝雖死卻不能言訴,這一次他們穿起白衣為狠人送行。

    連無上都是來了……

    多年之后,殘荒界那帶著希望的生機生根發芽。

    那是昔年道天鈞留在殘荒界,留在完美世界的那一縷氣機,終于盛開綻放最美麗的花朵。

    殘荒地最開始的族地再次重現世間。

    這個族群舉族搬遷,回到了最開始的家。

    上蒼每時每刻都在變化,翻天覆地,對于殘荒地的動靜自然受到了關注。

    隨著殘荒地舉族搬遷。

    有一個又一個大族道統的生靈上門祝賀,這是真正的萬族來朝,上蒼共拜,舉世稱尊。

    辰家上門祝賀。

    辰南帶著他的妻子們,還有孩子們上門。

    “嗷嗚,龍大爺也來了,這不是辰南嘛,一百遍啊一百遍。”

    痞子龍哪怕是恢復了前世記憶,成為了仙帝一樣是那么的痞子氣十足的,前世和這一世它性格都是如此。

    在聽到痞子龍的聲音后,痞子龍就是照樣被按在地上打。

    沒辦法,誰讓七絕天女是辰南妻子的化身。

    人王雨馨亦是跟在旁邊。

    而另一邊,有一道稚嫩的聲音出現。

    “偶米頭發,大德大威寶寶天龍來啦!”龍寶寶和小鳳凰一起過來了。

    它眨巴著眼睛,直接飛去找自己的小伙伴。

    “珂珂去哪里了?”

    珂珂這些年一直在殘荒地,而它的父母一樣賴在殘荒地享清福,偶爾的時候珂父也會酷酷的出去,酷酷的回來,給殘荒地小生靈帶禮物,它倒是和武童天感情好,都是孩子王。

    轟隆!

    殘荒界內有打斗。

    “咿呀。”珂珂喜笑顏開,它指揮著失樂園在與人打到。

    它的對手是一個金發青年,劍眉星目,眉心有一道豎線,像是緊閉的第三只眼,他身穿有絨袍,看起來威武而健碩。

    “神說,你打我朋友,揍你。”龍寶寶哇哇大叫。

    小爪子在空中飛舞。

    雖然口中訴說著要打,但是龍寶寶沒有動手。

    這個金發青年是殘荒地的生靈,也是珂珂的宿敵,屢戰屢敗,神通被壓制,他是和道天鈞同代的生靈大人物,昔年被稱之為兇獸小荒主,與道天鈞乃是同代小荒主,威名赫赫。

    盛會舉辦很快就結束了。

    上蒼依舊在變化。

    春去秋來。

    殘荒地界,殘荒地的族地內,一個山下靜逸林子。

    一個小女孩,她天真可愛,大眼睛忽閃忽閃,邁著小腿在追逐蝴蝶。

    在她的身邊還有一個小男孩,跟在小女孩的身邊,他雖然和小女孩同歲,但是比起小女孩則要成熟得多。

    “妹妹不要摔倒了。”

    “嗯嗯。”小女孩點頭。

    而在這時候,又有兩個小孩子出現,一男一女。

    他們端著好吃的從不遠處的小屋子走出來。

    “念念,念鈞回來了。”小屋內傳來一聲柔和的聲音。

    一個美麗的女子走出,她氣質溫和,像是春水般讓人親近,火柔云笑著,美眸注視那蹦蹦跳跳走來的孩子。

    “思思和思鈞要先洗手。”

    在這時候,夏九幽跟著火柔云走出屋子,她看著賊兮兮,伸出黑乎乎小手要拿好吃的糕點的另外兩個孩子,不禁笑道。

    聞言,被叫做思思,思鈞的小女孩和小男孩吐了吐舌頭。

    四個孩子被楊瑤拉去洗手了。

    “三娘我洗好了。”思鈞咻的一身就是消失在原地。

    速度太快了,哪怕是仙都是無法望見。

    四個孩子身上涌動著禁忌的力量,他們一出生便是傳說,準仙帝力量沸騰,只是這股力量被火柔云四女封印,這是為他們好,并不是過早的擁有力量是好事。

    只是外界的都知道,未來會有四個驚天人物出世。

    他們是道天鈞的孩子。

    注定不能平凡。

    “四娘去哪里了?”思思輕喃。

    “狐己四娘她給你們帶好吃的。”火柔云刮了下思思的小瓊鼻。

    而在這時,遠方有人走來。

    是狐己還有石云,還有小夢。

    “哇,是石奶奶,小夢師姐。”四個小孩子都是開心的跑過去。

    “還有爺爺。”

    四個小孩子舉目看向石云身后,在石云身后還有傅玄,以及一個頭發斑白的老人,他是道父。

    傅玄無奈,“和天鈞一樣臭小子,就惦記這好東西。”

    四個小孩子笑嘻嘻,他們知道石云肯定給他們帶好東西了。

    “傅玄爺爺瞎說。”念念哼哼唧唧。

    “好好好,是爺爺錯了。”

    傅玄無奈。

    這四個小不點最見不得有人說他們的父親。

    “父親是大人物,是我們殘荒地驕傲。”念鈞挺著小胸膛,一副小大人道。

    “父親會回來的。”

    念念亦是出聲。

    這一家子圍坐在小桌邊,享受著凡間般的小家樂趣。

    “天鈞會回來。”火柔云聽著念念的話,美眸中有追憶的色彩,亦是有一些朦朧。

    她還記得,她們四個女的都記得,那一直繚繞在耳畔的對不起三個字,那是道天鈞訴說的一句話,在那一戰道天鈞的聲音充滿了歉意,有著很多的愧疚說著對不起。

    “沒有對不起。”夏九幽她們多么希望對道天鈞訴說那一句對不起。

    “是啊。”

    夏九幽聽到火柔云的話語頷首。

    她目光抬頭看向遠方,那里有道天鈞的衣冠冢。

    倏地,她的身軀一震。

    臉上有不敢相信的色彩,眼中出現了兩道身影,他們很朦朧和模糊,看起來若隱若現。

    夏九幽的異樣讓火柔云意外,她看了過去。

    嬌軀驟然顫動。

    清淚滑落。

    那是兩個人,右邊的是一個女子,她容顏只有天上有,清冷氣質如月上仙子,在其手上有一枚青銅戒指,另一只手上則抓有一面青銅鬼臉面舉動。

    而在左邊是一個男子,身穿玄衣,挺拔欣長,一頭長發隨意散落在胸前與背后,他臉上帶著親和的微笑。

    “我回來了。”

    一聲柔和的話音響起。

    聞言,所有人都是怔怔的看著兩人。

    “回來了好,回來了好。”傅玄不聽的說著。

    石云等女都是顫動。

    在這一刻。

    上蒼諸多無上禁忌都是睜開了眼睛,看向這個方向。

    “他回來了。”

    “那個人回歸,滅天的存在。”

    “哈哈哈哈,我就知道那小子會回來……”

    天地間有浩瀚的力量,真正的時間開始推動,一股可怕的力量擴散。

    上蒼之上。

    屬于道天鈞的神話再次開啟,他的傳說又要流傳。

    真正的輝煌開始……

    ……

    完結了,這本書前前后后寫了大半年了,一開始的成績并不好,我其實不想說那些什么雞湯的,但是還是要說,是讀者大大給我的支持,才有我一直寫下去的動力,這是雞湯,但是也是我最真實的想法。

    被人支持,被人說辛苦了,寫的很好,每次看到我都是干勁十足,也是寫書的動力。

    6月6日,這本書完結,這個日子貌似也不錯。

    也不說那些很長的話了。

    在這里就說一句,謝謝讀者大大們一直以來的支持,(躬身彎腰)

    冰塵還要說一句話,讀者大大們很多,有還是學生的,有上班的,也有成家立業的,應該也有馬上要高考的讀者大大,冰塵真心祝福,高考的讀者大大們與道天鈞一樣,締造屬于自己的輝煌,還有其他的讀者大大也是吃嘛嘛香,開心每一天。

    說下新書的情況,估計要幾個月后,應該是兩個月或者三個月之后的樣子,新書題材還是玄幻,不過這次不走同人了,開新書會群里面說,一號群:572671454,二號群:777626707,一群有可能滿了偶爾會有空位,二群還有很多,希望讀者大大們能繼續支持,我們新書再見!再相見……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凤鑫电子游艺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