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四百三十三章 結束 (2)

作者:花柒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據著如此高的地位。

    “墨,你打算怎么安排?”蔚藍上前親了親他的嘴角,貪戀的聞著他身上獨屬的氣息,低低的問到。

    列墨回親過來,捧著她的臉仔仔細細的啃。

    蔚藍被他弄得難受,身子軟的一塌糊涂,軟軟的靠在他身上,揪著他的衣服,重復的問到:“你快說你要怎么安排?我也好提前準備。”

    “我們選一個山清水秀的地方,又離著不遠的,帶你們去游玩好不好?”列墨喘著粗氣回到。

    “好啊,我都好久沒出去玩過了。”蔚藍高興的應到,順手捉住偷摸進領口的列墨的手,嬌嗔道:“別在這里,孩子都睡著呢。”

    列墨朝蔚藍嬌嫩的耳朵吹了口氣,可憐巴巴的問到:“不在這里在哪里啊?”說著掙開她的手,快速摸了進去,大手微微用力把住那不易握住的柔軟,慢慢的用力。他深邃的眸光一直落在蔚藍的臉上,直落進她眼底、心底,燙熟她整個身體。

    “嗯……”

    蔚藍忍不住叫出來,手緊緊的攀住列墨的身子,身子軟成了水緊緊貼合著他的身子,蹂蹭著,不經意間拉低衣領,列墨一低眼,直感嘆春光無限好。蔚藍難受的抬眼看他,眸若秋水似嗔未嗔似媚未媚,勾的列墨身體里邪火亂竄。

    “墨,太晚了。嗯……”

    蔚藍話音處落下的輕嗯,像是壓垮駱駝的最后一根稻草,一下子將列墨所有的理智給燃燒殆盡。抱著蔚藍不顧場合,也就是不顧那倆娃,直接就地正法。

    這樣注定是個不眠夜。

    一夜纏綿的后果是,蔚藍神清氣爽的起床來,發現怎么也喊不動列墨,索性由著他睡去了。誰叫他昨晚貪吃不克制的。蔚藍有點小得意的想到,估摸著時間拿過床頭的手機給秘書齊躍發過去短信:齊秘書,幫請個一兩小時的假。列墨太累了,別給他打電話,讓他多睡一會。什么事等他醒了再說。

    齊躍坐在辦公桌前,幽幽的往緊鎖的總裁辦公室望去,再低頭看一眼手機上蔚藍發過來的短信息,心里在吐血。為什么大早上的,自己這只單身狗要在吃飽了的情況下,被強喂一嘴狗糧?天理何在!

    “齊秘書,請通報一聲。”凌默然敲了敲齊躍的桌子,提醒道。

    齊躍抬頭,發現凌默然不知道什么時候站在自己桌前,自己卻沒發現,失誤。這女人真是的,穿個高跟走路卻沒響的,嚇唬誰呢?

    “總裁不在。”齊躍不悅的回到。

    “不在?”凌默然不敢相信,一向準時的列墨會不在,可看齊躍的表情,顯然他說假話,“那,他有沒有告訴你……”

    “總裁太累了,夫人給他請了兩小時假。你若有什么事,跟我說也成。”

    凌默然想到每日和列墨同床共枕的人蔚藍,她就覺得心里堵得慌,冷著臉隨口回一句,“不用,和你說不一樣。”轉身就離開。

    “嘿……這女人!”齊躍對著她的背影一陣咬牙切齒,存心來添堵的不是。

    兩小時后,也就是上午十點左右,列墨被兩小孩一個捂臉絕殺給弄了醒來,扒開兩孩子,撈過手機來看,才發覺自己睡過頭這么長時間。

    蔚藍剛出去拿了點點心進來,見列墨閉著眼睛在找衣柜前找衣服穿,笑著說到:“我給你請了個假,別急。”

    “你怎么不喊醒我?”列墨小小的埋怨到。

    “要不是我讓兩小子喊醒你,指不定你睡到什么時候去呢。”蔚藍說著將點心放到一邊,打開衣柜替他挑了西裝領帶塞給他。

    列墨倉促的換上,洗漱過后,就要出門,被蔚藍叫住,硬往手里塞了一個保溫瓶才讓走。

    等列墨到公司,員工一見他手上拎著保溫瓶,直呼受傷,可憐我們這些單身狗要被強塞一嘴狗糧。表情之夸張,言語之痛苦,瞬間愉悅了列墨,笑著進了電梯,到了頂層接受了一波齊躍的幽幽掃視,心情那是美到一個極點,工作效率高了不少。

    凌默然聽說列墨來了公司,立馬就直奔總裁辦公室,連他們討論的保溫瓶都直接忽略了。等到進了總裁辦公室,看到那桌上顯眼擺放的保溫瓶一陣氣憤,那蔚藍真是小家子氣,只會用這些普通婦道人家抓住男人的方法來拴住列墨!

    “總裁,項目另一方表明需要和你親自再談論一次,以便敲定一些條件。”凌默然不傻,一來直說來意,絕不惹列墨。

    “這些事交給齊躍去辦也是一樣的。”列墨頭也不抬的回到。

    凌默然有些氣悶,為了這個見他的機會,自己在洗手間磨蹭著補妝,還不知道背后被人怎么嘲笑,他竟看都不看自己一眼。

    “合作方想和總裁您親自談條款。”凌默然強調到。

    “什么時間?”列墨總算抬頭看她了。

    凌默然高興的答到:“這個周末,約在高爾夫俱樂部。”

    “那很抱歉,我周末另有安排。不能去。”

    “總裁你有什么事?”凌默然急切的問到。

    “陪家人,你可以走了。”列墨淡漠的下了逐客令。

    凌默然知道自己越界了,黯然的出去。回到辦公室,凌默然腦子里一直都在回放著列墨那淡漠的話,‘陪家人,你可以走了。’真冷漠啊!自己到底是個陌生人于他。

    夜幕降臨,凌默然渾渾噩噩渡過這些平日里視之美好的時光。回到家,從酒窖里搬出酒來,想要灌醉自己。

    她以往在想列墨的時候,她就用酒精麻醉自己,好去全身心的想這個人。現在,她只想短暫的忘掉這個人,忘掉他帶給自己的痛苦。

    她很受傷,看來那兩個人確實是外人無法插足的。

    凌肅然被家里的下人通知回來,說是小姐一個人將自己鎖在了房間灌酒。他沒來得及聽完電話就掛了電話,臨時和別人掉了班,脫下白大褂匆匆趕了回來。

    用備用鑰匙打開凌默然的房間,見她趴在床頭醉的不省人事,憐惜不已……

    他們也開始了自己的故事……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凤鑫电子游艺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