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90章 再回首(終章)

作者:羅再說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盛夜行還發現,藍色的星星代表和路見星同樣的群體。

    藍色應該象征希望,而并非憂郁。

    路見星點痣的習慣依舊保持,但藍色的出現頻率已經很少很少,幾乎沒有。

    最開始,他還會因為“白桃蘇打氣泡水不好喝”、“白鞋被淤泥弄臟了”、“晾衣服兩天了還沒干”這種原因點藍痣,但心態很快就被盛夜行嚴肅糾正。

    八月,展飛去了學校,李定西出院,已經被摧殘得坑坑洼洼的月球燈被他帶回家,繼續蹂躪和疼愛。

    盛夜行和路見星去了大學報道,顧群山在家里人的幫助下找了個工作,展開為期三個月的試用。

    九月,盛夜行在大學申請了外宿。理由充分、高中學校寫過情況說明書,校方考慮再三,批準了他們的外宿請求。

    月底,他們開始有了自己的小家。

    十月,國慶節,李定西帶父母登門道謝,唐寒榮獲市級優秀教師稱號。

    盛夜行帶路見星回舅媽家吃飯,若不是親眼所見,文袖娟不會相信侄兒真有了一個能陪伴生活的人。盛開不再看動畫片了,開始看記錄頻道,并給路見星拆了一袋芒果干。她鄭重地鞠躬,感謝路見星陪她哥哥度過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

    女孩兒扎了蝴蝶結的小辮子翻飛起舞。

    花開了。

    十一月,盛夜行滿二十,邀請以前的兄弟們一起搓了頓火鍋。路見星被辣得喝了好幾口可樂,卻還是把袖子擼了起來,說還能再吃點!

    當晚,路見星把“我什么時候喜歡上你的”這個答案寫在紙條上,偷偷塞到盛夜行的枕頭底下。

    月底,盛夜行終于在路見星的努力暗示下才發現這張倒霉的紙條。

    同年十二月,市里又下了一次雪。

    不大不小,剛好又能淋白了腦袋。他們不再蹲在雪里接吻。

    盛夜行帶路見星去滑雪,一路牽著走,怕路見星摔屁股。其他大學同學紛紛側目而視,有幾個同學大膽猜測,盛夜行并沒有否認。

    翻年,盛夜行二十一歲,路見星二十歲。

    一月,高三七班趁著寒假,舉行了第一次同學會。

    同時,展飛也沒有回來。

    參加完同學會的這天晚上,盛夜行和路見星站在曾經散過步的河流邊。路見星怕這條河都結冰了,靠在護欄邊往下望,滿眼好奇。看著河流靜淌,他回憶起許多畫面。

    籃球場、市二宿舍、燒烤店、濕地公園、地鐵,他們年少時代的縮影,被牢牢地烙印入時光里。

    這座城市的光影日夜、垂至河畔堤壩的柳條、不滅的路燈。

    路見星在看風景,盛夜行在看他。

    十歲自己,趴在落灰的地板上發呆,指尖全是摳墻皮摳出的血,世界旋轉,痛苦是他年幼的倒影。

    家里院內的狗在叫。他額角滲血,瞳孔被涂抹成暗紅,叫得不如狗大聲。

    后來再長大一些,盛夜行會打架,會飛踹,會把來嘲笑他的孩子揍得爬不起來。

    其他孩子在身后追,舅舅在拎住那些孩子的衣領,讓他們滾遠一點。盛夜行跨上舅舅的自行車,蹬出了摩托車的架勢。

    他跳下車,把防身的美術刀倒插在泥土里,繞進巷口內,面無表情,蹲下抹眼淚。

    第一輛摩托車是黑色的,盛夜行現在都還記得。

    也許是因為名字和性格的關系,他一向酷愛黑夜的顏色,忽略過繁星點點。高中在市二待了那么久,他看過許多人,聽了許多事,沉醉于每一個翻墻出去過夜的聲色中。

    他戴帽衫、夾煙、騎機車,在診所處理身上不該有的傷口,再一臉陰郁地回教室上課。

    他咬緊牙關,發誓要自己控制人生。

    第一次吃藥時,盛夜行問舅舅,為什么要吃藥?

    舅舅說你生病了,夜行。

    盛夜行吞下藥,抹去臉上的灰,雙眼發紅發脹。

    病痛如毒蛇猛獸,撕扯開理智,咬斷他最后一道防線。他撲到舅舅身上,試圖拿臺燈燈座砸爛自己的頭。他淚如泉涌,還沒變聲的嗓子吼得沙啞,鄰居凌晨來敲門,問盛家這小子是不是瘋了?

    舅舅憑借成年人的力氣制服了他,說沒事兒去打打籃球,游個泳,跑跑步,你要保護好自己。

    臨到被送去醫院捆起來,盛夜行都在問,為什么?

    我沒有問題啊。

    舅舅說,你看,你都病了你還說你沒事,你這就是病得很重的表現。

    荒唐可笑!盛夜行不同意,堅持自己沒問題。

    然后,一紙診斷書飄到眼前。

    他拿起那一頁紙,命運打斷了他的手腕。

    再后來,盛夜行開始愛吃糖。

    后來的后來,路見星撿起河邊的落葉,說指尖停留了蝴蝶。

    想到此處。

    “你不該是星星,”盛夜行早就想說了,也不管路見星能否懂得,“你應該是月亮。”

    他剛說完,來送客的同學朝盛夜行打招呼:“夜行,這就回去了?”

    “嗯,他不能太晚睡了。”盛夜行點頭,抱歉地笑笑。

    同學繼續道:“路挺遠的,你倆慢走啊。”

    盛夜行朗聲回答:“放心,我們并肩走的,丟不了。”

    又坐地鐵回去,路見星太累,在地鐵上靠住盛夜行睡著。盛夜行把他的帽檐壓下來一點兒,拒絕了地鐵上陌生人的拍攝請求,做了個“噓”的手勢。

    長夜漫漫,星河天懸。

    這年,他們算是正式走到一起。“我愛你”捱到結尾,新的篇章重新啟航。

    他是江湖河海上唯一的燈塔,不放過暗處彼此過往的船。

    展飛的衣服從球衣變成制服。

    他能空閑下來與家人朋友聯系時間的很少,偶爾在群里冒個泡,大多都是報平安的話。

    時間一久,盛夜行把自己和路見星每個月去教育中心的情況寫成長段形式,發給展飛看。展飛看完扣“1”,再說“安好勿念”。

    生活瑣碎,偶爾看看手機,展飛在群里發的消息簡單利落,幾乎是每周例行一次報平安。

    盛夜行發給他幾張路見星在教育中心給小朋友們畫黑板報的照片,還有莊柔和路見星一起準備圣誕禮物的照片。

    他說路見星還記得往年圣誕自己收的禮物,記得蘋果是平安的意思。

    盛夜行還說,展飛,路見星讓我送你一個蘋果。

    展飛發來一張抹了肩章的軍裝照,深藍色也襯不白曬黑的他。他說他們跳傘、磕草坪、磕水泥地,每次都能在空中想起和盛夜行他們一起騎車過天橋馬路的感覺。

    在空中時,自由給了他一切。

    身處在青春里,就做感受它的事。愛恨、稚嫩、穩重與勇氣,推動每個人腳下的每一步,影響一生的軌跡。

    盛夜行把這張照片裱起來放在家里的儲物架。

    上邊除了展飛的照片,還有他們在校籃球隊時留下的一些紀念品,比如金牌、銀牌、nba球星手辦,還有那次和普通高中學生比賽時一舉奪得的金獎杯。

    儲存路見星小紙條和手寫作文的文件袋也被放在最顯眼的位置。

    盛夜行將那個文件袋開了個口,并且每天要求路見星右手握筆,字跡公正地抄寫一些文字,再投擲進去。

    他們的家很大,兩百多平,躍層。

    路見星爬樓梯不太方便,所有規劃就干脆挪到了一樓,兩個人有一起睡覺的主臥,還有大大的書房,里邊兒有盛夜行拿來放摩托車零售周邊的架子。

    那輛即將宣告退休的獵路者,被放在了車庫,盛夜行還專門安了個高壓水槍。

    路見星也洗,洗得盛夜行站在身旁,一條籃球褲全被淋濕。

    上大學的這些時間里,盛夜行學會了做飯,經常半裸著上身就在廚房里系圍裙。

    盛夜行的肌肉越來越好看,路見星的定力越來越差。

    顧群山經常來做客,捂著眼就喊有傷風化。

    二零二二年,盛夜行二十二歲,路見星二十一歲,大三畢業。

    畢業后,他們回市二的教師宿舍見了一次唐寒,唐寒已經和當年相親對象結婚,懷孕在家。

    路見星送上了他攢錢買的嬰幼兒套裝禮盒。

    盛夜行和唐寒說了很多話,從六年前到現在,從十六歲到二十二歲。

    離開唐寒家時,路見星和盛夜行路過了市二的學生宿舍,不約而同地停下腳步。

    盛夜行拿出手機想看看時間,偶然發現朋友圈有唐寒老師發的新動態,還是那包含深意的五個字,能讓許多學生銘記在心的五個字。

    是唐寒在入校第一天就說的:市二出奇跡。

    再一刷朋友圈,盛夜行發了一條新的純文字動態,緊隨其后

    比如我和路見星。

    “咔。”

    鎖屏,路見星關上手機。

    他把頭別過去深呼吸,再轉眼看盛夜行。盛夜行站在他身邊看他,用指腹抹掉路見星不自知的淚。也許是淚,也許是打了個哈欠,路見星自己都不知道。

    他們還會有很多奇跡。

    他們把家里的花籃涂成黑色,每周換三十四朵玫瑰,他們把木雕做成市二籃球架的造型,把西瓜整個放進冰箱里冷凍,把家里大門的密碼鎖設成做愛的固定日期。在冬天里光腳奔跑,在接吻里見血見汗,見小花園里瓢潑大雨。

    或許有一天,他能給盛夜行寫一封信。

    非要說“喜歡”是從什么時候開始的,路見星真的沒有概念。

    恍惚中,他想得起那一年元旦晚會,學校舞臺大屏幕上,有全校對他鋪天蓋地的祝福,有他們這群特殊少年對未來美好的憧憬。所有同學把手機手電筒打開,舉起來搖晃,形成比宇宙紀錄片里還美的壯麗星河。

    那時候,路見星回了頭,為了看盛夜行。眼神和現在一樣。

    謝謝你,我的光。

    也謝謝自己,成為了你的光。

    我是你的月亮。

    還是你的星星!

    宇宙、銀河、太陽,都不重要。

    擁有你的愛,是我成長里最美妙的勇敢事跡。

    全文完。

    作者有話要說:寫在尾聲。

    跨越冬春夏,它完結了。

    動筆之前,認真思考過如果我身邊有這么兩個“不普通”的男孩子,他們會是什么樣的。

    不止是對方,他們的親人和朋友也在善意幫助。兩個男孩長成了男人。

    故事收尾,生活繼續,校園文永不完結。

    聚散終有時,后會有期。

    出奇跡的不止是市二、小路和夜行,還有我們的身邊、我和你。

    東田直樹先生在自白書中寫道:“我并非寄希望于有一天可以變成普通人,我也和大家一樣,希望明天會到來。我堅信今天的幸福會連接著明天的幸福,現在的笑臉是十分重要的。”

    希望和愛是光,能讓人變得更好。

    感謝成長!

    “因為你,我悄悄地長大。”

    羅再說

    2019.6.12

    -------------------------------------------------------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凤鑫电子游艺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