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65章

作者:南風有歸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耳邊有風聲。

    還有面前女人溫柔的嗓音。

    唐時聿一怔, 眼底浮現出巨大的欣喜,他抱住了她,將她整個人抱起來,江諾在他懷中笑著,“我的秘密,我現在告訴你了。”

    男人單手扣住了她的后腦勺,緊緊的扣在自己的懷中。

    江諾在他的懷中, 格外的溫暖,格外的有安全感, 她抱著他的腰,也享受著這一刻的靜謐美好的時光。

    其實,早在半個月之前,江諾就發現自己生理期延遲了很久很久, 她那段時間一直在忙劇本的事情,忽略了這一點, 再加上后來冬森想要帶走冬歌,傅應榕受傷, 她那段時間也焦急,所以也忘記了。

    就在前兩天,江諾去藥店買了驗孕棒, 顯示已經懷孕,她立刻去了一趟醫院做了檢查, 才確認自己已經懷孕了。

    此刻, 江諾抱緊了男人的腰, 將臉緊緊的貼在他胸口,她聽到男人強烈的心跳聲,她揚起頭,看著唐時聿眼底的激動跟高興,她亦是如此。

    在機場門口。

    男人彎腰的同時,單手挑起了她的下巴,低頭,吻住了她的唇瓣。

    江諾的原創劇本是一個都市魔幻文藝片《白晝三千里》,全部敲定后,很快就進入了籌拍階段。

    陸續開機進組,江諾在劇組里面也盡量的抽出時間回家多陪伴冬歌,只要她在C市劇組,每天晚上,不論多晚,唐時聿都會來接她。

    回到家中,聞冬歌不在。

    唐時聿脫下了西裝,江諾接過來,男人說道,“冬歌在唐家,初縈想她了,今天下午跟咱媽過來把冬歌接過去了,住幾天。”

    唐時聿接下領帶,吻了一下女人光潔白皙的額頭,“你去休息會兒,餓了嗎?我去準備一下宵夜,冰箱里面有中午阿姨包好的睡覺。”

    江諾去了臥室,洗了一個澡,換了一身衣服。

    微信上面,傅竟棠給她發了消息,讓她有時間過去吃飯,江諾想了想,明天正好有空,就回復,“明晚上吧。”

    唐時聿端著一碗水餃走上來,江諾正坐在電腦前,她抬起頭,想起來,“你認識傅廷舟嗎?”

    她對這個男人的名字沒有什么印象,但是想起來上次對這個男人的印象,衣著顯貴。

    唐時聿想了一瞬,“嗯,C市法律圈的名人,有自己的事務所,前段時間唐氏有個商業案子,跟他合作過。而且他好像..我們婚禮的時候來過,當時人多,你應該沒有留意到。”

    江諾微微彎唇,“你還記得我大學的時候,打工的那個花店嗎?”

    這個花店,唐時聿自然是記得。

    “當然。”

    “花店的老板,好像是傅廷舟的妻子。”江諾嗅著面前水餃的香氣,突然覺得真的有些餓了,“婚禮的時候我確實邀請過傅竟棠,我就是有些好奇。”

    因為通過幾次見面,傅廷舟跟傅竟棠的相處模式有些奇怪,尤其是傅竟棠不能說話,江諾總覺得,她會吃虧。

    不免有些為朋友擔心。

    江諾跟傅竟棠的聊天界面還開著,沒有關上,唐時聿看了一眼,說道,“明天晚上,我送你過去,吃完飯你跟我說一聲,我去接你。”

    江諾沒有拒絕,“好。”

    傅竟棠居住的地方環境很好,鬧中取靜,市區里面的一棟民國格式的三層小樓,花園種植著名貴的花草,入內花香馥郁溫馨。

    江諾來到的時候,傅竟棠準備好了晚飯。

    這里沒有傭人,只有傅竟棠一個人,她笑了笑,讓江諾過來。

    江諾跟她提起來,“我最近在拍攝一部電影,里面有用到關于很多花材,我們可以合作,你提供給我各種花藝花材。費用方面,你不要擔心。”

    傅竟棠沒有猶豫,點了點頭。

    她拿出了手機,輸入道,“你到時候讓人過來取就好了,真的要謝謝你。”

    傅竟棠并不缺錢,但是她性格很佛,這一段時間沒有找店員,花店的生意都是自己照顧,但是現在競爭也大,花店的門店有些小,再加上位置的問題,她很喜歡這份簡單的靜謐,所以有時候賣不出去多少,她也喜歡在哪里,會讓她感覺到安心。

    每天空運過來的花,即使她仔細處理,長時間賣不出去,也會枯萎凋謝。

    她心里明白,江諾是有意幫她。

    很是感激。

    江諾看著這里的家居購在,很有煙火氣息,“你先生,平時什么時候回來,我們要不要等一下他再吃。”

    “不用,他很少回這里來。”

    飯吃到一半。

    院落外面突然傳來了車輛引擎的聲音,接著,傅竟棠口中很少回來的男人大步走進來,傅廷似乎是來的很急,只穿了一件煙灰色的襯衣,領帶都沒有系,走進廚房看到江諾的時候,目光停頓了好幾秒。

    這才落在傅竟棠的臉上,他方說,“...我..我過來取一份文件。”

    說完,轉身上了樓。

    傅竟棠慢慢的笑了一瞬,站起身,拿出了一套碗筷來,放在桌上,等到傅廷舟空著手下來的時候,她說著手語,“吃飯了嗎?一起吃吧,我今天,做了很多菜。”

    傅廷舟坐下,江諾客氣的跟他打了個招呼。

    吃完飯,江諾跟傅竟棠去了樓下小花園,這里面的花都是適合在正常的環境下生長的,幾種花香的混合的味道,馥郁卻不刺鼻,自然的清香。

    唐時聿晚上9點左右來接她,江諾跟傅竟棠揮了揮手,然后離開,傅竟棠回到了屋子里面,客廳里,傅廷舟正在看近期的律法專刊。

    她走過來。

    “你怎么突然回來了?”

    傅廷舟抬手捏了捏眉心,“偶然經過,回來拿一份文件。”

    傅竟棠不信,“文件,那你找到了嗎?”

    這里,根本沒有傅廷舟的什么文件,他很少來這里辦公,這里是傅竟棠私人居住的地方,也不是她跟傅廷舟的婚房。

    傅廷舟的面色變了變,找著借口,“我..忘記了,所以來這里找找,這里也是我的地方,我來這里有什么問題?”

    傅竟棠伸手指著門口,“既然沒有找到,你走吧。”

    “竟棠。”傅廷舟還想說什么,女人已經走上了樓梯。

    他看著她的背影,拿過了茶幾上的煙盒跟車鑰匙,轉身離開,坐進了車里,他抽了兩根煙,突然猛地一拳落在了方向盤上,力氣并不大,發泄著胸腔的怒氣。

    下午6點左右,他回家聽到家里的阿姨說今天在超市碰見太太了。

    還說太太挑選了很多蔬菜,準備晚上邀請一個朋友來。

    傅竟棠的朋友圈很簡單,朋友更少,傅廷舟才不相信她能有幾個朋友,尤其是想起來前段時間看到她跟一個高中男同學在花店里面說說笑笑,他以為是那個男同學,衣服都沒有來的急換上,就急忙趕過來。

    誰想到,傅竟棠邀請的江諾。

    他當即只好隨口說了一句過來拿文件。

    周六,江諾去了一趟唐家。

    傅應榕也在,跟溫華嵐坐在沙發上聊天,江諾走過去,喊了溫華嵐一聲,“媽。”

    溫華嵐看了一眼傅應榕,“孩子叫你呢,應一聲啊。”

    傅應榕這才反映過來,眼眶濕潤,“諾諾啊..”

    江諾輕輕的抿了一下唇角,看著傅應榕的也眼睛,胸口有些悶,沒有反駁,但是也沒有繼續回應,她今天是來接冬歌的,徐嬸上樓把冬歌帶下來,小家伙一見到她就跑過來。

    溫華嵐讓徐嬸準備了晚飯,并且讓傅應榕也留下了一起用餐。

    餐桌前,傅應榕跟溫華嵐都很疼愛,聞冬歌,小姑娘面前的碗碟里面已經堆滿了各種蔬菜肉類。

    徐嬸還準備了甜點。

    江諾捏了下冬歌的臉頰,肉肉的。

    最近這一周,長胖了不少,越發的可愛。

    吃完飯,江諾接到了陸星黎的電話,她來到了陽臺,“星黎,你現在還在C市嗎?”

    “姐,媽媽有沒有去找你?”陸星黎此刻在街道上,“我這幾天一直在C市,媽她..最近這一段時間,精神上有些問題,我就一直在家里照顧她,今天我回家,發現她不見了。”

    “她...我幫你問一下,我現在不在家,你稍等一下。”江諾立刻給家里的阿姨跟GK的前臺都打了電話。

    前臺說,“沒有人來找,不過今天下午的下班的時候,跟小張在車庫里面看見這位蔣女士...”因為這個女人腿有殘疾,所以前臺就留意了一下。

    江諾立刻給陸星黎回了電話,“下午的時候,前臺看見過她,不過現在不知道,你去她經常去的幾個地方找找,如果找不到立刻報警,你說的她精神方面有問題,是怎么會回事..”

    “媽她...自從那個宋彎彎過來住進了你的臥室里面之后,媽的精神狀態就出現了問題,這幾天嚴重了很多,整個人就像是...”‘瘋’那一個字,陸星黎沒有吐出來,他感覺到很無力。

    他帶著蔣玉舒去看過醫生,醫生說是收到過沉重打擊。

    主觀意識薄弱。

    掛斷了電話后,江諾靠在窗臺前,她看著手機,慢慢的緊握,抬起眸的時候才看到陽臺的門口,傅應榕端著果盤站在這里,她走進來,“吃點水果吧,剛剛切好的。”

    兩人坐在陽臺的桌前。

    傅應榕開口,“我聽到你說,蔣玉舒不見了,她今天..上午的時候來找我了。”

    江諾看著她。

    “她說,她對不起你,對不起我,想要求得我們的原諒,其實,都是母親,我能理解,但是我做不到,我自己的親生女兒流落在外面26年,我養的是一個陌生人,這種痛苦,是她給我的,可是我看到她跪在我面前的時候,突然覺得怨恨不起來,我們是都已經年過半百的人了,后半輩子,已經沒有什么力氣去也怨恨什么了,每個人都有錯,我也有錯。但是我們也只有一個愿望,那就是希望你能夠幸福,快樂。”

    江諾緩緩的垂眸。

    “幸福..快樂..”

    她輕輕的笑了一下,“以前,我也曾這么想過。”

    或許她無法法真正的喊她一聲媽媽,但是血緣關系是割舍不掉的,如同她所說,人生數十載,怎么可能一輩子在怨與恨中度過,她說傅應榕說道,“我現在就很幸福,很快樂。”她頓了頓,“也希望,您也能如此。”

    帶著冬歌回到家之后,她跟唐時聿說起了蔣玉舒的事情,唐時聿打了傅云擎的電話,過了一夜后,江諾白天聯系了陸星黎,陸星黎說已經找到了蔣玉舒,現在帶著蔣玉舒去市第九醫院。

    第九醫院,最有名的是精神科,就是一家專治精神病的醫院。

    江諾這幾天也抽時間過去了一趟,陸星黎為了照顧蔣玉舒,C市找了一個工作,江諾查了一下,竟然是林東郁注冊的那家房地產公司,薪資待遇也還不錯。

    醫院病房里面。

    江諾站在門口,看著里面,躺在病床上的身影,她詢問了醫生,“她怎么樣?”

    醫生說道,“受了刺激,今上午還出現狂躁的癥狀,現在打完了鎮定才睡著。有時候連她兒子都不認了。”

    這才過了幾天,怎么這么嚴重。

    “有沒有什么治療的辦法?”

    “保守治療,送到這里的病人,很少有康復的,精神狀態能夠恢復一點就算不錯了。”

    江諾回到了病房,看了一眼已經睡著的蔣玉舒,此刻的這一張臉上,平靜慈祥,江諾準備離開的時候,陸星黎過來了。

    她關上門,跟陸星黎來到了外面的走廊上。

    “我記得,媽上周跟宋彎彎大吵了一架,接著媽就把自己關在了臥室里面,那段時間媽心情不怎么好,我不知道媽跟宋彎彎到底為什么爭吵,只知道吵完之后,媽好像就受了刺激一樣....”

    江諾輕輕的蹙眉,“宋彎彎呢?”

    “不知道,我對她的行蹤沒有興趣,只知道上次吵完架之后,她就走了。”

    “你在這里好好照顧蔣女士,醫療費用方面不要擔心,也不要有壓力,好好宮工作,有時間給我打電話。”

    “姐....”陸星黎看到江諾的背影,喊了一句。

    “媽媽當初這么做,確實不對,但是你有沒有想過,原諒她。”

    江諾的步伐頓住,“想過,做不到。”

    當晚,江諾一直在思考陸星黎的這句話,想過原諒蔣玉舒嗎?想過,她無數次的在夢中回想起自己因為成績考的好,蔣玉舒帶著她出去吃好吃的,省錢留給她買新衣服,那一幕幕的畫面。

    其實江諾心里,并不怨恨蔣玉舒把她跟宋彎彎掉包。

    她心里跟蔣玉舒最大的隔閡是,為了自己的親生女兒,用自殺的方式,逼迫她離開唐時聿,遠去倫敦。

    這才是,她心中的結。

    更多的,是失望。

    一個女兒,對于母親的失望。

    時間一天天的過去,平靜而充滿著生活氣息,轉眼到了11月份。

    江諾身形瘦,但是腹部也開始慢慢的凸顯,而此刻,《入千山》也進入了宣傳階段。

    唐時聿怕她太累,只要在C市,白天的時候,都會去劇組探班。

    有一次,正好趕上了娛記來做采訪,男人入境,江諾站在一側,肩膀上披著他的西裝,而男人,神情溫柔,側臉英俊,注視著她,這一則視頻播出后,頓時嫌棄了一陣狂潮。

    頓時劇組外面堵了無數的狗仔媒體,爭相要拍攝江諾跟唐時聿的身影。

    搞得江諾這兩天都沒有來劇組。

    而《入千山》也趁熱打鐵的宣傳,江諾被免費的蹭了一次熱度,笑著讓沈珂請她吃了兩次飯菜解決。

    《白晝三千里》的拍攝很緊張,雖然經費充足,但是中間演員身上也出了一些問題,原定的女一號被爆出了丑聞,不得不辭演,而劇組也重新的簽訂了新的女主,沈珂力薦的一名小花旦。

    云荊。

    江諾看過云荊出演的角色,確實不錯,演技有張力,可以勝任這個角色,她笑著打趣沈珂,“能夠讓沈制片力薦的女演員,我閉著眼睛,也要留下。”

    沈珂笑了笑,“多謝。”

    一邊的導演也笑,“就沖著沈導的這一聲多謝,女一號也非她莫屬。”

    這部劇原本訂在情人節檔期。

    所以現在的拍攝進度很緊,但是沈珂跟江諾都是一個注重細節的人,要求精益求精。

    “江老師,唐先生來了。”助理喊了一聲。

    江諾收拾了一下東西,站起身,跟幾個笑了笑,然后走出去,找到了唐時聿的車做進去,這一段時間經常有狗仔盯在劇組外面,唐時聿饒了一圈,甩掉了跟著的狗仔,車子駛入了街道。

    經過第九醫院的時候,江諾說,“我去看一下我養母。”

    “嗯,我停車,你等一下我陪你一起。”

    病房里面,蔣玉舒在跟一個女護士聊天。

    “諾諾啊,你怎么也不換一身衣服,都快要過年了,不能還穿著去年的衣服,媽媽給你的錢,你別攢著,去給你跟星黎買一身新衣服。”

    女護士很有耐心的哄著,“媽,這身衣服挺好的。”

    “哪里好了,都舊了。”蔣玉舒不滿意,從枕頭下面的包里拿出二百塊錢塞給她,“你是不是要高考了啊,多買點好吃的補一補,別太累了。”

    “好,媽,我得去工作了..”女護士說完,立刻換了一個詞,“我得去上課了,快到時間了,要不然,會被罰站的。”

    一聽到要罰站。

    蔣玉舒連忙推著女護士,“快去吧快去吧。”

    護士走出了病房,正好看到了站在門口的江諾,她把錢給了江諾,江諾說了一聲,“謝謝了。”

    護士在這里見慣了這種精神不正常的病人,已經習慣了。

    江諾走近了病房。

    蔣玉舒看到她,“你是...”

    江諾攥了攥手指,“我是...江諾的..同學..”

    蔣玉舒熱情起來,“你是諾諾的同學啊,諾諾剛剛走,你怎么就來了,快去上課了,別晚了。”

    蔣玉舒的記憶仿佛停留在江諾高中的那一段時間。

    將看著她,蔣玉舒是一個不善于保養自己的人,臉上歲月的痕跡很深,頭發也是青白交加,面色枯黃。

    整個人不像是一個50來歲的中年女子,倒像是一個60多歲的一般。

    “我知道了,我這就去..上課。”江諾轉身離開了病房,唐時聿握住了她的手指,“我聯系了專業的精神研究團隊,明天就能到,放心。”

    江諾挽住了他的手臂,“嗯。”

    “我剛剛接到了傅云擎的電話,他說,宋彎彎找到了,這一段時間跟應皓在一起,不過應皓的父母報了警,所以警察才查這件事情,現在在警局。”

    “警局,我們現在過去一趟吧。”

    江諾看著唐時聿的表情,心里就猜到,他不想讓自己操心這么多事情,她笑著,“我沒事,反正現在時間也充足,冬歌被宋家接走了,我們現在去一趟警局了解一下情況。”

    警局里面。

    應夫人面色不善,“什么故意傷人案,我兒子都是受了誣陷,肯定都是那個宋彎彎啊,傅局,你也知道這個宋彎彎,連宋家千金都能假冒,還有什么事情做不出來,我們應皓在國外學習,這次就是因為受了這個女人哄騙才回來的,這件事情,真的跟我兒子沒有關系啊。”

    應皓坐在旁邊,“媽..”

    應付人瞪了他一眼,“媽媽那里說錯了?不就是那個冒牌千金勾引你利用你嗎?”

    傅云擎調出資料,“酒駕司機的賬戶里面平白多了300萬,是由一個國外賬戶匯過去的,我查過國外的這個賬戶,注冊人就是應皓。”

    應夫人站起身,“不可能是我兒子!”

    應皓滿頭是汗,當初這件事情,他確實色迷心竅,喜歡宋彎彎,另一方面,也是因為宋家的權勢,可是現在,宋彎彎是一個冒牌千金,而且策劃車禍要殺的還是自己的親生母親,應皓連忙推脫責任,“真的不管我的事,我當時也是受了宋彎彎迷惑了,傅局,當時我還聯系過你,這些都是宋彎彎主謀。”

    唐時聿跟江諾兩人走過來,就聽到了這幾番對話。

    而江諾也屢清楚了事情的來龍去脈,宋彎彎借刀殺人,想要洗脫自己,當時傅云擎其實已經查到了,但是因為應家的壓力,還有宋彎彎是自己的侄女,再加上蔣玉舒放棄了追查兇手,這個案子就這么擱置了。

    而現在。

    應皓跟宋彎彎互相推卸責任。

    應夫人見到了唐時聿,連忙說道,“唐總,你也清楚,我們家應皓不是這樣的人,都是宋彎彎迷惑他,要不是因為這個女人,我們跟蔣玉舒無冤無仇的,我兒子也不會犯下這種錯誤來。唐總,你跟應皓也不是第一天認識的。”

    唐時聿,“犯錯會由法律來懲罰,相信經過這件事情,令公子也會成長起來。”

    應夫人勉強的笑笑。

    知道唐家跟宋家插手,這件事情不好辦。

    但是這件事情,不能讓自己的兒子一個人背鍋。

    “我要求我兒子跟宋彎彎對峙,確實犯錯應該做出懲罰,所以應該嚴懲真正的嫌疑人。”

    下午5點,江諾跟唐時聿走出警局。

    這件事情幾乎已經塵埃落定,應皓是幫兇,而宋彎彎是主謀,他們會接受法律的制裁,而蔣玉舒也是因為跟宋彎彎的爭吵,因為蔣玉舒想要帶著宋彎彎去江秉城的墓地看望。

    宋彎彎出言侮辱江秉城,還說出當初想要撞死她的事情,蔣玉舒因此受了刺激。

    走出警局,江諾跟陸星黎說了這件事情。

    陸星黎陪伴在蔣玉舒身邊,聽到這件消息,有些不敢相信,即使蔣玉舒沒有養育宋彎彎,但是畢竟是她的親生母親,生為兒女,怎么能做出這樣的事情來。

    周三的下午。

    陸星黎下午下班后來到了醫院,蔣玉舒不在病房里面,他找了一圈,詢問了護士醫生,都沒有找到,調取監控的時候,畫面顯示蔣玉舒離開了醫院。

    陸星黎立刻去尋找,繞著周圍的幾條街找了好幾圈。

    已經是夜深。

    蔣玉舒一個人走在街頭,她的手里拎著剛剛買來的桃酥,在公交站等著公交車。

    過了幾分鐘。

    一個婦女帶著六七歲的女兒走過來。

    或許是因為公交站只有這個婦人跟女兒還有蔣玉舒三人,所以那婦人跟蔣玉舒打了一個招呼,“大姐,你也是等5路公交車嗎?你手里有零錢嗎?跟我換一下可以嗎?”

    蔣玉舒看了對方一眼,眼神迷惘。

    沒有出聲。

    那婦人見蔣玉舒好像是精神狀態不對,帶著女兒往旁邊靠了靠,并且從包里拿出一枚果凍遞給女兒。

    等了好幾輛公交,都沒有5號車。

    一直到十幾分鐘后,女孩手里果凍掉在了地上,咕嚕咕嚕的滾了一圈,女孩跟著果凍跑,婦人在看手機,猛地看到自己的女兒跑到了馬路中央。

    女孩撿起來果凍,高興的對著婦人喊,“媽媽,我撿到了。”

    一輛車就這么沖了過來。

    婦人驚慌失措的大喊,“諾諾啊,諾諾”

    蔣玉舒腦海中的一根弦仿佛被什么猛烈的撥了一下,她聽著‘諾諾’兩個字,快速的沖到了馬路中央,推開了女孩。

    那一瞬間,她好像清醒起來,在人生命的最后一刻,她的身體高高的被拋向了空中,她腦海中清晰的浮現出江諾的臉來,她的女兒,叫諾諾。

    江諾接到醫院電話的時候,還在劇組,今晚上有夜戲,她原本并不跟組,但是今晚上的戲份比較重要,江諾準備晚一點兒在回去,唐時聿趕來劇組陪在她身邊,包里的手機一直在響。

    江諾走到一邊,接通了電話。

    “喂,江諾小姐嗎?這里是市中心醫院,蔣玉舒是您的母親嗎?”不等江諾回答,那邊又說道,“蔣玉舒女士因車禍腦出血,于8點47分搶救無效,麻煩家屬過來認領一下。”

    唐時聿察覺到江諾的神情不對,幾步走過來,“怎么了。”

    江諾抬起臉,她回想著剛剛耳邊的話,她張了張嘴。

    醫院里面,陸星黎已經趕了過來。

    他跪在床邊,久久沒有動。

    江諾將臉埋在了唐時聿的胸前,她的手指緊緊的抓住了男人的衣服,呼吸從急促慢慢的平穩,空氣窒息一般凝滯,唐時聿輕撫著她的后背,平復她的情緒。

    周圍陷入了一片黑色的沉寂中。

    一名婦人帶著七歲的女兒走過來,連著道謝,“這位大姐是為了救我女兒諾諾,才出的車禍,真的很抱歉...”

    江諾慢慢的他抬起頭,她看著婦人身邊膽怯的女孩,“你叫諾諾嗎?”

    女孩經歷了這件事情,情緒還沒有平復過來,“我叫...劉諾心。”

    “真好聽的名字。”江諾說。

    那一晚上,江諾的眼眶濕熱,她想了她曾質問蔣玉舒的話。

    “如果不是因為我當時跟星黎在一起,你還會沖過來救我嗎?”

    蔣玉舒的回答,是。

    而現在,她真的這么做了。

    在甚至不清楚,精神狀態混亂的情況下,聽到一個叫諾諾的女孩,就毫不猶豫的沖了過去。

    這個冬天,寧靜而有一些單調的色彩,給蔣玉舒舉辦完葬禮,江諾跟陸星黎站在墓碑前,蔣玉舒跟陸浦江葬在一起。

    她抱住了陸星黎,“你還有我。”

    “姐,我想陪爸媽說會兒話。”

    “嗯。”

    江諾并沒有離開,唐時聿陪著她一同在墓園門口等著,等到了一個小時后,陸星黎從里面走出來。

    “姐,你放心,我會繼續好好的生活,我會讓媽知道,我生活的很好。”

    經歷了這一番事情,江諾對親情有了一個重新的認知。

    親情不僅僅的沉淀于血液中,還有生活的方方面面。

    那種愛,那種溫暖與包容。

    幸福跟希望。

    江諾的月份漸漸的大了,《入千山》還未上映,就入圍了第52界星光電影節獎,這是業內備受矚目的獎項。

    同時入圍的還有導演沈珂。

    女一號宋瑾歌。

    頒獎儀式在12月25號舉行。

    江諾一身淺粉色羽毛裝飾長裙,出現在紅毯上,她的腹部已經凸顯的很明顯,一身V領長裙,女人味很濃,笑容美麗優雅,她的出現,頓時無數記者媒體爭相拍攝。

    頒獎會場里面。

    作為上都標注了名字,江諾在前幾排,相鄰沈珂坐下。

    沈珂虛扶了她一把,江諾莞爾一笑。

    頒獎典禮在8點正式舉行,主持人聲音很有穿透力,隨著一個個獎項的搬出,掌聲雷鳴,中途休息,幾位知名歌星演唱。

    江諾其實對這次的獲獎并沒有太大的把握,同時競爭的還有很多前輩。

    能夠提名就是一種認可,對于獎項這一方面,她跟沈珂的態度都很佛。

    《入千山》的微信群里面,有人說,“說好了,誰獲獎,都要請客的,跑不了!”

    宋瑾歌,“好了,那就讓老天爺給我這么一個請客的機會吧!”

    休息后,頒獎再次開始。

    最佳編劇獎很快就要揭秘,主持人也故意帶動氣氛,隨著主持的嗓音落下后,無數的燈光落在了江諾的身上,耳邊,沈珂笑著,“江諾,你得請客了。!”

    他扶著她站起身。

    掌聲如雷。

    宋瑾歌高興的喊著,“姐”

    江諾微微的笑著,走上臺。

    主持把話筒遞給她。

    “這一份獎項,不單單是我一個人的,更是我們整個劇組創作團隊,我很感激..我的先生,謝謝他,對我的支持與包容。”

    江諾一身粉色長裙,在燈光下,皮膚晶瑩白皙,她唇角帶著溫柔的弧度,干凈美麗,粉色的長裙下,難以掩飾凸顯的腹部,她整個人像是置身在一片燦爛明亮的光芒中,而她確實像是一個發光體。

    美麗的耀眼。

    唐時聿看著電腦上的直播,畫面定格在女人的臉上。

    他的視線停留久久。

    江諾獲得了最佳編劇獎,她周末的時候邀請了劇本全體一起吃飯,1月初的時候,《白晝三千里》殺青,因為時間緣故,撤出了情人節檔期,選擇五一檔期,而《入千山》在新年的那一天,如約上映。

    江諾邀請了很多朋友去看電影,包下了好幾場。

    這個冬天,C市下了一場大雪。

    闔家歡聚的熱鬧。

    年初三去了一趟宋家,傅應榕親自包餃子,江諾走進來廚房跟著一起,傅應榕讓她出去等著就好了,“我讓阿姨給你準備營養湯,你快去喝了。”

    傅應榕曾經難產,所以對江諾懷孕的事情格外的上心,沒幾天就讓阿姨去送營養滋補的湯。

    必須讓江諾全部喝完。

    初三的晚上8點,兩個人從宋家出來,唐時聿把她包裹的嚴嚴實實的,口罩圍脖帽子,只露出一雙眼睛來。

    “唐先生,我們一起去看電影吧,我請你。”

    “好。”

    兩人來到了電影院,正好有一場《入千山》馬上要放映,兩人買了票,來到了放映廳里面,江諾不止一次完整的看過全片,每一次看,都有新的感覺。

    這部戲在上映三天,就突破了5億票房。

    評分破9.

    一部武俠片,能夠有這個成績,已經是成功的。

    色調舒適,沒有過度的打光磨皮,全員演技在線。

    劇情邏輯性嚴密。

    再有一瞬間屏幕陷入了一片漆黑的時候,唐時聿低頭,準確的捕捉到了她的唇,等到五秒鐘,畫面清晰后,男人松開她,江諾唇瓣有些紅,拍了一下他,“好多人..”

    “剛剛,沒有人看到。”

    130分鐘長度的電影,結束后兩個人走出了電影院,街道上的雪厚厚的一層,唐時聿走在前面,拉著她的手,江諾跟在后面,踩著他的腳印。

    一步又一步。

    白雪輕輕落在肩膀,江諾抬手,替他掃去。

    此刻街道靜謐,沒有多少人。

    唐時聿停下了腳步,轉身看著她,輕輕的摟住了她的腰,“現在,這里沒有人。”

    說完,他低頭的同時。

    女人輕輕的踮起來腳尖。

    在細細雪中,兩人親吻。

    “江諾。”他喊著她的名字,聲線沙啞且堅定,“你們面前的路,這么長,跟在我后面,我們一起走。”

    他的手指緊緊的扣住了江諾的手指,另一只手輕輕的環住了她的腰。

    “余生一輩子的路,我們都一起走。”

    江諾感受到他手上傳來的力量,“好,我們都一起走。”

    (正文完)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凤鑫电子游艺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