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245章 新的起點

作者:兩袖臨風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解決了夢之隊的問題, 沈淮也算了解了心頭大患。他已經給那幾個小家伙提供了一個和其他人站在同一起跑線上的機會, 剩下的就要看他們自己了。

    兩人回隊后海星和周靜還在奮發圖強學習英語, 把訓練室的氣氛搞得像高三備考一樣,沈淮為了不打擾他們都改在宿舍練習了。

    當然,在宿舍練習也有好處。

    沈淮打了一局6V6之后就往宋雪陽懷里一趴, 不動了。

    宋雪陽好笑地拍了拍他,“你才練了多久啊。”

    沈淮打了個哈欠, 沒有動。

    之前又是比賽又是采訪的, 他都沒有時間休息, 現在終于把所有事都忙完了,只想和宋雪陽這么呆著, 什么也不做,哪里也不去。

    宋雪陽又何嘗不是,世界賽沒結束前,他心中的弦時刻緊繃著, 現在所有的事情都告一段落,他也格外珍惜和沈淮溫存的時刻。

    “你快過生日了。”沈淮說。

    宋雪陽嗯了一聲,“時間過得真快。”

    還記得他去年過生日時和沈淮在現實中第一次相見,那一晚沈淮被記者圍堵, 倉促之下跳上了戰隊的車, 當時隊友們都嚇傻了,緊張得不得了, 而現在這個曾經只活躍在大熒屏上的人成為了和他們并肩作戰的隊友。

    “小明昨天還發消息過來,說今年我過生日他不來了, 讓我們和新隊員溝通感情。”

    沈淮想到去年宋雪陽生日也是和隊友一塊過的,“你每年的生日都和隊友一起過嗎?”

    “是啊,因為是在轉會期,我又是隊長,每年過生日都用來和隊友聯絡感情了。”

    沈淮有些哭笑不得,想想當隊長還真是不容易,平時加班加點就算了,訓練之外還要努力和隊員培養感情。

    “那你可要快點選新隊員了。”

    “給你看,”宋雪陽把平板遞給沈淮,上面是一段比賽錄像,雙方都是訓練營的新人,“你比較看重誰?”

    老實說,楓月今年招上來的新人水平確實比往年提升了一大截,有幾個選手的打法都很有特色,但要說最中意的人……

    “冰法。”

    “冰法。”

    兩人相視一笑,宋雪陽道,“看來我們的默契越來越高了。”

    沈淮笑笑,“這個冰法的打法很有意思,CD流?他的讀條時間和技能CD都很短,預判走位也不錯。但是如果你要招他入隊,我們的陣容可是比去年還要脆了。”

    宋雪陽毫不在意,“沒關系,我當然有辦法。”

    當天下午,兩人便去了訓練營,訓練營的新生們看到兩位今年拿到了世界冠軍的大神心中格外激動,想到他們的來意又十分緊張,殊不知選拔早在此前就已經開始了。

    宋雪陽讓他們繼續訓練,自己則繞了一圈走到了那位冰法選手的背后。

    沈淮也在注意他,那是一個看上去十六七歲的少年,長得白白凈凈的,有著高挺的鼻梁和一雙烏黑有神的眼睛,打游戲時腰板挺得筆直,眼球轉動的速度很快,注意力非常集中。

    沈淮看了眼他桌上貼著的名字傅冰。

    宋雪陽在他身后站了幾秒,忽然問道,“你的打法是誰教你的?”

    少年摘下耳機,宋雪陽卻示意他繼續,他只好一邊注意敵方的進攻一邊道,“我看了很多大神的打法,然后自己研究的。”

    宋雪陽點了點頭,“但是你的水平和大神相比差得很遠。”

    少年的唇緊緊地抿了一下,“我年紀輕,不如大神也很正常。”

    “不,我的意思是我覺得你沒有成為大神的潛質。”

    兩人的談話聲雖然小,可屋里本來就靜悄悄的,只要坐得不是太遠的人都聽得見。沈淮看到傅冰的面容有些僵硬,唇緊緊地抿成了一條線,一言不發。

    接著,宋雪陽就開始盯著他指手畫腳了,一會是手速不夠,一會是意識不行,說得還都有理有據像模像樣的,可沈淮一眼就看出他分明就是在找茬。

    傅冰最開始還會回兩句,后來就一句話都不說了,不管宋雪陽怎么說,他就打自己的。

    宋雪陽嘆了一口氣,拍了拍手讓大家看自己,“明天我會過來選拔正選隊員,你們也知道今年隊里只缺一人,職業方面更偏向于肉輔,另外,職業選手的路不是每個人都適合走的,如果沒有這個天賦,還是盡早做打算吧!”

    說完和沈淮一塊離開了,門才關上,新人們便長長地舒了一口氣。

    坐在傅冰身旁的少年低聲安慰他道,“傅冰,你別在意,宋隊說的肯定不是你,明天好好表現,或許宋隊就改變主意了呢。”

    傅冰看著自己的天賦技能點沉默不言,一個聲音從墻角傳來,“有的人平時總以為自己是個天才,結果被宋隊批的一文不值,哎,都說宋隊看人的眼光很準,這么說某人也不怎么樣嘛。”

    有人哄笑,“宋隊說了要一個肉輔,有些人恐怕是沒希望了。”

    傅冰身旁的少年不服氣,“宋隊只是說更偏向肉輔,也沒說不考慮其他職業啊!”

    “哈哈,你還真信,宋隊只是說得委婉而已!況且,剛剛隊長說誰水平不行、意識不夠來著?”

    傅冰猛地站起身大步走向門外,嘭地一聲關上門。

    宋雪陽連忙拉住沈淮躲到墻角后面,看到傅冰攥著拳頭走遠了,才放心地走出來。

    沈淮有些無奈地看著他,“你干嘛說那些話?萬一他真的走了怎么辦?”

    宋雪陽笑瞇瞇地道,“我可以接納一個冰法,但必須是一個心理素質和反應能力都極佳的冰法,否則這套打法打不起來。”

    沈淮驚訝于宋雪陽連團戰打法都想出來了,又覺得他刺激傅冰的行為有些幼稚可笑,最后只是搖搖頭,準備靜候佳音。

    第二天,兩人又一次來到訓練營,這次就是真刀實槍的比賽了。

    讓沈淮欣慰的是,傅冰并沒有走,相反,和昨天比起來他仿佛準備得更加充分了。

    宋雪陽讓他們分別打了一場6V6和一場2V2,楓月不缺擂臺單挑的選手,所以沒有讓他們打單人擂臺。

    沈淮驚訝地發現,傅冰居然真的變成了一個肉輔!

    倒不是說他換了職業,而是他的冰法在天賦加點和裝備選擇上都更偏向于氣血和防御,減CD這一點同樣也沒有變,這意味著他犧牲了高額的法術傷害,一個滿大下去敵人才掉了20%的氣血,可他的控制卻非常足,團戰中一個出其不意的切入點打出了冰封萬里連控敵方五人的操作,絕對是全場醒目擔當!

    沈淮看到宋雪陽眼底毫不掩飾的贊賞,也便知道他沒有看錯人,傅冰非但沒有受到影響,反而認真琢磨了他話中的含義,讓自己的打法更加契合宋雪陽的需求。

    沈淮低聲道,“我很欣賞他甘愿為團隊犧牲個人的精神。”

    宋雪陽看著傅冰那倔強的眼神,輕笑一聲,“那你可看走眼了,他啊,是不肯放棄成為正選,證明給我看呢。”

    但是,一個盡一切努力去實現自己夢想的人有什么錯呢?只會讓人更加尊敬。

    比賽結束之后,宋雪陽毫無疑問地點了傅冰的名字,在一眾新人震驚、羨慕的目光中,親自把他接到了訓練室。

    周寧和時一已經歸隊了,得知宋雪陽帶回來一個冰法后都十分驚訝。

    海星道,“我的天,這下隊里只剩下寧哥一個前排了,一群脆皮團戰可怎么打?”

    傅冰冷冷地瞥了他一眼,海星居然被這個小自己幾歲的人給震住了,目光不住地往宋雪陽那瞥。

    宋雪陽笑了,“那我們打一場試一試?”

    眾人立刻上機,傅冰也迅速進入狀態,他看上去鎮定自若,可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心中有多么激動。

    他終于可以和職業選手一塊組隊比賽,和他一直敬仰的蒼羽成為隊友,在幾年前看到蒼羽直播的時候他就下定決心

    如果有一天,蒼羽加入了職業戰隊,自己一定要成為他的隊友。

    而現在他已經實現了夢想的第一步。

    正想著,一只手搭上了他的肩膀,沈淮朝他輕輕點頭,“加油。”

    傅冰的臉上忽然爬上兩朵紅暈,他連忙戴上耳機,專心致志地打比賽。

    這場6V6只用了不到15分鐘就打完了,因為傅冰在周靜的神佑和順風而行狀態下沖進人群大招凍住了敵方六人,周寧一個超高爆發的大殺四方直接拿到了三殺!海星在后面輸出得甭提多開心了!

    而且讓他們驚訝的是,傅冰雖然是個冰法,可他的冰法一點都不脆,自身血防過關,走位也非常猥瑣,周靜只要稍微注意一下他的處境,他就可以頑強地活很久。

    一場比賽下來,大家也對這位新隊友心服口服。

    海星性格單純,很快就忘了自己剛剛被傅冰的氣勢鎮住的事,高興地道,“傅冰既肉又有控制,配合周靜的輔助連腿短的缺點都沒有了,這下我們團戰可好打多了!”

    周寧也笑道,“真是后生可畏,年紀輕輕就這么厲害。”

    傅冰到底是個孩子,聽見大家這么真誠地贊美自己、接納自己,臉上也展露出笑意,“謝謝,我會努力的。”

    時一朝他伸出手,“我是你的新室友,你有時間的話我們可以試試組2V2?”

    傅冰高興地和他握手,“好。”

    宋雪陽拍了拍手,“讓我們歡迎傅冰入隊。”

    大家齊刷刷地鼓起掌來,傅冰既高興又有些不知所措,連忙朝大家鞠躬。

    宋雪陽又道,“我訂好了飯店,明天晚上大家一塊聚一聚,也算給傅冰開歡迎會。”

    傅冰剛剛對宋雪陽的印象改觀,就聽海星吐槽,“是給你過生日吧?”

    宋雪陽煞有介事地點了傅冰一下,“記得準備禮物。”

    傅冰的面容瞬間僵硬了。

    大家跟著哄笑起來,看到傅冰臉上一塊紅一塊白,沈淮忍不住想,宋雪陽在他心中的形象恐怕是負一百分吧!

    隊員湊齊后,楓月眾人也進入了緊張的訓練階段,世界冠軍并沒有讓他們止步于此,反而成為了他們肩上的擔子,激勵著他們不斷前行。

    元旦時,宋雪陽破天荒地給大家放了三天假。

    因為沈諾工作忙,幾乎沒時間回家過節,宋雪陽便把沈淮帶回家,和自己的家人跨年。

    沈淮有些緊張,但宋雪陽告訴他,家里人并不知道他們的事,自己父母也很喜歡他,讓他放寬心。

    宋雪陽說的沒錯,蔣淑云女士確實非常喜歡他,在廚房干活還總是忍不住進屋和他說話,蔣淑云在電視上是一個看上去非常嚴厲的女強人,穿著圍裙的她雖然難掩強勢,可卻溫柔了很多。

    宋雪陽的父親是個沉默寡言的人,一言不發地幫媳婦打下手,偶爾還要遭到媳婦的嫌棄。

    宋雪陽的爺爺奶奶也被接了過來,二老年紀大了,說話和反應都很慢,但很喜歡孩子,一看到宋雪陽就笑得很開心,對沈淮也很好,不停地問他有關宋雪陽和戰隊的事,只是沈淮說完沒多久他們就忘了。

    沈淮的父親當年執意演戲和家里鬧得很僵,沈淮的爺爺過世的時候家里都沒有通知他,沈諾后來聽聞消息趕回老家,結果被沈淮的奶奶掃地出門,沈淮對自己的爺爺奶奶印象已經很模糊了,看到宋雪陽的爺爺和奶奶莫名覺得親切。

    快吃飯的時候,宋雪陽的舅舅蔣云華也來了,蔣云華好像有點怕宋雪陽的爺爺奶奶,又不會下廚,便拉著宋雪陽去一邊研究柜子里的酒。

    吃飯的時候一家人圍在餐桌前,蔣淑云做了滿滿一桌子的菜,碗都擺不下了。

    她給沈淮盛了一大碗飯笑道,“家里人多桌子小,讓你見笑了,希望飯菜和你的口。”

    沈淮連忙道,“您客氣了,人多吃飯才熱鬧。”

    他就隨口一說,二老卻深深地看了他一眼,仿佛還帶了些心疼和同情。

    沈淮想到宋雪陽的父母都是心理學的專家,心里一緊張,更是連一個多余的眼神都不敢和宋雪陽交流了。

    吃完飯,蔣云華拉著他和宋雪陽打牌,沈淮想幫忙收拾,卻被蔣淑云阻止了,“來阿姨家就別客氣了,你們玩著。”

    沈淮只好忐忑地和他們打牌,碰上這一大一小兩只狐貍,他就沒贏過一局!

    奶奶在一旁咯咯地笑,“小陽打牌可厲害了,你打不過他。”

    蔣云華爭辯,“阿姨,我打牌也厲害啊!”

    “你?嘖嘖……”

    沈淮忍不住笑了起來。

    晚上一家人圍在一塊看跨年晚會,蔣淑云感嘆,“還好過年的時候能放個假,不然你們就只能從電視上看我了。”

    宋父有些嫌棄地說,“誰跨年看你一個犯罪心理學的教授講座?”

    蔣淑云錘了他一下,“那你下回別把我的節目視頻給你學生看!”

    沈淮聽著他們聊天,一點都不覺得悶,他第一次跨年時不在劇組,在家中也能這么熱鬧,讓他忍不住想,如果今后每次過年都能這么熱鬧就好了。

    這個念頭才剛浮上腦海,宋父便說,“沈淮以后過年要是家里沒有人就來我們家吧,和雪陽一塊也有個伴。”

    蔣淑云也道,“是啊,阿姨還想多和你見見面呢。”

    蔣云華在一旁擠眉弄眼,被宋雪陽毫不留情地掐了大腿。

    沈淮心中一暖,笑著說,“好,謝謝叔叔阿姨。”

    跨年的鐘聲響起,迎來了新的一年,宋雪陽把手機屏幕給沈淮看,原來是各戰隊公布了今年的參賽選手名單。

    WG如張嘉言所說,加入的新人是一位機械師,這也減輕了WG連環加成流打法對張嘉言的過分依賴。

    驍狼戰隊也引入了兩位新人,圖片上標注一個是機械師,一個是重劍劍士。驍狼三劍士徹底成為了過去,不過據說這兩個人是關何親自選拔的。

    宋雪一眼便看出驍狼是打算以雙機械為核心打控場流團戰,配合雙冰法控制,今年的驍狼儼然成為了一支把敵人控到走不動路的隊伍。

    讓人驚訝的是戰神。

    蕭章事件讓粉絲唏噓惋惜的同時,也不禁擔心起戰神的未來。戰神不僅團戰是以蕭章為核心,連2V2都很依賴蕭章和胡娜娜的配合,五行相生的華麗打法曾震驚全世界,在很多人眼中,戰神就是雙氣功的代言,少了任何一個都變了味。

    可網友們的擔心顯然是多余的,戰神今年公布的新隊員中出現了一個讓人意想不到的名字崔寶珍!

    前Live戰隊王牌選手,目前世界氣功師排行榜位居第二名的氣功師大神崔寶珍!

    崔寶珍在中國也有不低的人氣,網友們都親切地稱呼她為寶哥,有她坐鎮,戰神粉絲們的心都放回了肚子里。

    雖然沒了金童玉女,可今年有了姐妹花啊!

    崔寶珍也在這個時候發微博祝大家新年快樂,并艾特好姐妹胡娜娜,請大家多多關照。

    胡娜娜也回復說姐妹齊心,其力奪金!

    粉絲們紛紛留言,胡隊還是這么霸氣,少了蕭章,勁頭都比之前足了!

    有意思的是金承俊也跑來湊熱鬧,發微博讓大家多多關照崔寶珍,引得網友們一陣起哄,追老婆都追到中國來了!

    沈淮道,“沒想到崔寶珍去了戰神,看來今年戰神將會是我們最大的敵人。”

    戰神的實力本來就不弱,但是讓蕭章搞得烏煙瘴氣,團隊氛圍也不好。相信崔寶珍加入后,以胡娜娜的手腕很快就能整頓好隊里的紀律,在今年的比賽上大殺四方!

    宋雪陽點頭,“不過有你我在,我相信楓月絕不會輸。”

    沈淮笑著和他擊掌,“還有大家。”

    新一年的比賽又將開始,踏上征程的兩人的心早已緊緊地連在了一起。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凤鑫电子游艺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