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869番外——包子們

作者:鳳五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孟彤被一陣喧華聲吵醒,神智一清醒,耳邊紛雜的叫嚷聲和著孩子清脆歡快的笑也跟著清晰了起來。

    “哎喲小祖宗,你慢點爬——”

    “快,快,前面的快攔住羅。”

    “擋住,擋住,別讓小小姐下臺階,小心摔了。”

    “真是造孽啊!”孟彤無力的嘆息一聲,嘴角卻不自禁的勾了起來,心知自己要是不出現,那只小猴子是不會消停的,便也只能認命的穿衣起床。

    大熱的天,院子四周的抄手游廊都鋪了厚厚的地毯,宮嬤嬤和幾個小丫頭又急又無奈的跟在地毯爬的飛快的小身影對持。

    那小小的娃兒看著也就只有**個月大,長的粉雕玉琢甚是可愛,那身手卻極為敏捷,看到身前有人擋路,“咯咯”歡笑一聲調頭就往另一個方向爬,那速度快的讓幾個大人看的都想哭了。

    正在眾人跳腳的功夫,突然從斜刺里躥出一條高大的白狼,一撲一咬間就穩穩的咬住小女娃背身的衣料,將她小心的叼了起來。

    小女娃明顯愣了愣,大眼眨了眨,四肢在空中一陣亂劃拉,繼而便覺有趣的“咯咯”歡笑起來。

    “小狼,你小心著些,可別摔了小小姐。”宮嬤嬤心驚膽顫的看著被狼叼嘴里了,還不知安份的小女娃兒,深怕她動的狠了,她身上那薄薄的棉衫會不堪負荷,撕裂了把她給摔著。

    小狼垂眸瞥了眼在自己嘴下還一邊笑一邊亂劃拉的小肉亂了,黑沉的眸底閃過一抹無奈和寵溺,輕甩了下頭,嘴下的小肉亂被晃的笑聲停了停,繼而又更加歡快的歡笑和四肢亂蹬起來。

    “哎喲喂,我的小祖宗,可不能這么玩鬧,這要是摔了可怎么了得哦。”宮嬤嬤看的心臟都快要跳起來了,趕忙兩步上前,把狼嘴下的小女娃兒給抱了下來。

    “啊,啊……”小女娃兒被宮嬤嬤抱在懷里,小身子跟小蟲子似的一拱一扭的,嘴里不斷發了抗議的“啊啊”聲。

    坐在廊下做小衣裳的青月和青碧,看了只是笑笑。正在小廚娘里忙的青薇和青黛聽不到孩子的歡笑聲,奇怪的放下手里的活兒從小廚房里走了出來。

    兩人見是宮嬤嬤把人抱懷里了,而那小娃兒就跟扭麻花兒似的,正努力想從宮嬤嬤懷里掙脫出來。

    青薇就不由笑道:“嬤嬤,您就讓小小姐自己爬著玩兒吧,有小狼在旁看著,又有幾個小丫環看著,出不了事兒,小小姐就喜歡被小狼叼著晃蕩,您抱著她,她反而不樂意。”

    宮嬤嬤一聽卻忍不住訓道,“你們幾個這心也太大了,小孩子皮嫩,小狼雖然通人性,可它倒底是狼,你們沒看它那牙長的有多利?萬一要是不小心傷著了小小姐,那該怎么好哦。”

    站在一邊的小狼無辜的眨眨眼,抬頭看了眼快要從宮嬤嬤懷里掙脫的小丫頭,打了個呵欠就邁步上前,在宮嬤嬤被小丫頭兩腿蹬的差點兒將她脫手時,大腦袋往上一頂,正好頂住了小肉團的小屁股。

    柔軟的毛皮摩擦皮膚的感覺讓不安份的小娃兒靜了靜,兩只小腳試探的蹬了蹬,然后又“咯咯咯”的歡笑起來。

    孟彤掀簾出來時,看到的就是小丫頭宮嬤嬤托著上半身,小屁股又被小狼的大頭頂著,還兩腿亂蹬,拍手歡笑的情景。

    “嬤嬤,您快把她放下吧,她太皮了,您抱不住她的。”

    “公主!”

    “主子!”眾人見孟彤出來,連忙蹲身行禮。

    “不必多禮。”孟彤沖眾人擺了擺手,緩步轉向宮嬤嬤所在的抄手游廊。

    宮嬤嬤雖然不愿,卻也確實快抱不住懷里的小肉團了,只能依孟彤的話將孩子放到地上。

    可她這才剛松手,那小小的肉團子腳一沾地就跟脫了韁的野馬似的,手腳并用的飛快往游廊另一頭的孟彤爬去。“咯咯,啊,啊,娘。”

    孟彤見女兒往她飛爬過來,小狼又亦步亦趨的在后頭跟著,索性也不往前湊了,身形一歪就在游廊邊坐了下來。

    “啊,娘,啊啊啊——”小肉團子扯著孟彤的裙擺就站了起來,然后就扒拉著孟彤的腿,手腳并用的努力想往上爬,嘴里還不斷的啊啊叫,也不知道想表達些什么意思。

    孟彤好氣又好笑的伸出一指,點點小女兒的額頭,“你這丫頭,想跟娘說什么呢?你這么啊啊啊的,娘可聽不懂。”

    小肉團子被孟彤點的抬起頭,愣愣的看了孟彤兩秒,然后嘴角一咧,又對著孟彤“咯咯”笑了起來。

    孟彤不由笑罵,“就知道傻樂。”

    “什么傻樂?”凌一笑問,他大老遠的就聽到院子里女兒的笑聲了。看著坐在游廊上的妻女,女兒那甜甜的笑容讓他腳下步子都不由快了兩分。

    院中的眾人一見凌一過來,連忙蹲身見禮,“見過大人。”一抬頭又見他身后跟著兩個手牽手的小人兒,連忙又蹲下齊呼,“見過兩位少爺。”

    “都起吧!”凌一走到廊下,踢掉布鞋就赤腳上了抄手游廊,“剛剛你在跟女兒說什么呢?”他一邊跟孟彤說話,一邊俯身去抱女兒。

    孟彤順勢起身,一邊朝手牽手起來的兩個兒子笑著招手,一邊道,“說你女兒,一天到晚的盡知道傻樂,都快九個月了,就只會‘啊啊’,除了娘還什么都不會說。”

    “她還小呢,小孩子不都這樣嘛,九個月會叫娘就已經很不錯了。”凌一低頭在女兒臉上親了一口,雖然沒反駁妻子說女兒傻的話,卻也堅決不承認自己女兒有哪里不好。

    孟彤白了他一眼,嗔道,“你兩個兒子六七個月就能叫娘了,九個月都已經會說好多詞了。”說完也不再理抱著女兒玩的開心的父女倆,向兩個兒子迎了過去,“瑞兒,智兒,中午可是歇好了?”

    “歇好了,娘親!”六歲的凌瑞已經能像個小大人一樣,一板一眼的清楚的回答大人的問題了。

    “歇好了,娘親!”三歲的小凌智跟著哥哥學語,奶聲奶氣的聲音讓人簡直要疼到心坎里去。

    “好乖!過來給娘親抱抱。”孟彤笑著摟住兩個兒子,“瑞兒和智兒可真是娘親的好兒子,你們這么乖,娘親可真開心。”

    這話頓時就讓兩個得了稱贊的小人兒笑咧了嘴,卻看得抱著女兒的凌一有些不是滋味。“你也別太溺愛他們了,男孩子要糙著養,摔摔打打的才長得快。”

    孟彤哼了一聲,一雙大眼忍不住就瞪了起來,“這哪里算溺愛?我若當真溺愛他們,還能讓他們三歲就開始跟著你學武嗎?這么小的孩子,還沒學會平穩走路呢就跟著學扎馬步了,這樣你還嫌不夠?你還想怎么摔打他們啊?”

    一見妻子惱了,凌一立即投降,“好,好,好,是我說錯話了,你別惱別惱,我也就是順嘴說說。”

    怕孟彤還要揪著這話題不放,他立即機智的轉移話題道,“清風那小子跟皇帝請了賜婚的圣旨,那小姑娘雖然還有一年才及笄,不過清風的年紀也不小了,娘才生了小弟,這婚事看來也就只有我們給他操持,你看咱們什么時候進京為好?”

    說到這個,孟彤就忍不住感嘆,“時間過的可真快,清風也要成親了。”

    孟清風在戶部混了七年,終于混到了個侍郎的位置,只是以他二十三歲的高齡還孤身一人,就連皇帝周元休都看不下去了。

    于是專門讓皇后開了場賞花宴,邀請在京所有的四品官員女眷進宮賞花,這才讓他終于脫了單。

    只不過他相中的是一個才十四歲的**小姑娘,其人是新近回洛陽述職的貴州知府知府之女,因親母早逝被繼母苛待,并不為人所知。

    若非皇帝為給孟清風選妻,把宮宴的參會范圍擴大到在京的所有四品官員女眷身上,清風同學估計還得繼續單著。

    孟清風同學看中了人家也沒支聲兒,派人私下查清楚了人家的祖宗十八代之后,半夜跑去把人家小姑娘擄了出來。

    一翻表白之后,又問明白了人家小姑娘的心意,第二天一早,孟清風同學就跑去跟皇帝要了賜婚的圣旨,簡單粗暴的把兩人的婚事給定了下來,一點兒讓對方父母使妖娥子的機會都沒給。

    人都說好事成雙,春二娘以快四十的高齡再次懷孕,于六月份順利產下一子,如今還在月子里,把個勒墨長石樂的都快找不到北了,不過也正因為如此,孟清風的婚事春二娘是有心無力了,這事兒也只能由孟彤夫婦去洛陽為他們操辦。

    什么?你說陶天佑呢?

    正忙著在街頭擺攤給人寫信呢。

    清風用多年時間獨立搜集程范和陶天佑收入賄賂以及買官賣官的證據,又用積攢了多年的私房錢,雇傭暗一等人在程、陶兩人被罷官之后,將程家的一切全部清空。

    不管是家宅、衣飾,還是置在外頭的田產、店鋪,所有一切一切,清風要求的是讓暗一等人動用他們的力量和手段,把這些全部從程家人手里奪走。

    沒了錢,程家就真正的破落了。

    昔日受程家迫害的人全都找上了門來,程家不少紈绔子弟被人報復打殺,陶天佑只能帶著妻兒父母和僅剩的程家人回鄉避難。

    只不過回到榆樹村的陶天佑,肩不能挑手不能提,要養活那么多張嘴談何容易?于是程家剩下的那些女兒就成了他們生財的工具,被賣的賣,嫁的嫁,而陶天佑和程范就只能整天背著個幌布,上街擺攤以給人寫信求得糊口米糧。

    可笑陶天佑一直以為自己的兒子早在當年,就與他的母親和妹妹一起死在馬蹄之下了,竟是一直沒有懷疑過孟清風的身份,還日日咬牙切齒的暗恨清風多管閑事,害程家和他落得如此田地。

    想到陶天佑,孟彤都不知道要怎么去評價這個人了。“清風除了咱們沒別的親人了,娘現在不方便,自然要由我這個姐姐和你這個姐夫出面給他操持。”

    見孟彤被成功轉移了注意力,凌一心中暗喜,咧嘴笑道,“那你定了時間就去巫山那邊把事情交代一下,你們從各地帶回來的那些孤兒、乞兒,雖不是個個資質都出眾,但好在他們的意志堅定,由清海他們好好教導著,日后就算不能成為巫門的掌權者,做個門徒總是可以的。”

    孟彤笑道:“能做掌權者的人就那么幾個,門徒才是巫門的基石所在……”

    “娘親,您要去巫山嗎?帶瑞兒去好不好?”小凌瑞驟然抱住孟彤的腿,渴望的睜著大眼抬頭看她。

    小凌智一見哥哥這樣,也學著撲到母親身上,“娘親,嗯……好不好?”

    凌一的目光掃過兩個兒子,眸底有光芒一閃而過,不等孟彤回答兩個小的,就徑直插話道:“瑞兒,智兒,你們想去巫門玩兒嗎?”

    孟彤一聽這話就知道凌一打什么主意了,才想阻止就見兩個兒子小雞啄米似的猛點頭,傻傻的跳進了他們爹的陷阱里,嘴里還直嚷著:“要去,要去。”

    孟彤不由怒瞪凌一,“有你這么當爹的嗎?老是挖坑埋自己兒子,你小心他們大了以后不給你飯吃。”

    凌一失笑,“這不還有你嘛,他們不給我飯吃,你還能看著他們虐待我不成?”

    宮嬤嬤雖有心想說孟彤幾句,讓她以后對自個兒女兒能更細致些,省得讓疼愛女兒的凌一心生不滿。

    可見夫妻倆這樣說笑,凌一見了女兒滿地亂爬也沒有責怪孟彤的意思,便也就把到了嘴邊的那點兒不滿給吞了,悻悻的自個兒下去了。

    小凌瑞和小凌智第二天就被凌一打包送去了巫山,兩個小家伙還不知道自己被自個兒爹給坑了,直到天黑了也沒見娘親派人來接他們回家,才委屈的大哭起來。

    六歲的小凌瑞直到這時才隱隱明白了昨日娘親為何要罵爹爹,原來爹爹是在坑自己和弟弟呢,爹爹怕娘親罵他,所以就讓他們兄弟自己同意來巫山,他則帶著娘親和妹妹去洛陽玩兒去了。

    “弟弟,咱們以后再也不要相信爹爹的話了,爹爹會騙人,還會跟咱們搶娘親和妹妹。”小凌瑞哭的直打嗝,心里委屈的不行,感覺自己就好像不是爹爹親生的一樣。

    三歲的小凌智屁事兒不懂,只要有哥哥在身邊就什么都無所謂了,見爹娘沒來接他也不覺得害怕,倒是見凌瑞哭了,他也跟著干嚎起來。

    公主府里正忙著打包,準備出門的凌一連連打了好幾個噴嚏。

    “哈,你兒子肯定在罵你了。”孟彤笑的好不幸災樂禍。

    在一邊榻上自己爬著玩兒的小粉團兒,見孟彤笑了,也跟著“啊啊”的叫起來。

    凌一揉著鼻子瞥了嬌妻一眼,轉身抱起榻上的女兒,拿自己的鼻子去頂她的小鼻子,“你個沒良心的小丫頭,爹爹被你娘親笑了,你跟著湊什么熱鬧?”

    “咯咯咯——”小粉團兒以為爹爹在跟她玩,撲騰著手腿就咧嘴“咯咯”歡笑起來。

    孟彤見她這樣不由也湊上去逗弄她,嘴里對凌一抱怨道,“女兒這甜甜的名字倒是取對了,你看她一天到晚就知道笑,也不知道在傻樂什么?”

    凌一無奈的看著妻子,“哪有你這樣老是說自個兒女兒的?女兒這輩子只知道歡笑,不知憂愁才好呢。”

    “好好好,是我說錯話了,行了吧。”孟彤忍不住翻了個白眼,又轉頭點著女兒的小鼻子哼道,“都說女兒是當爹的上輩子的小情人,我看就是了,你看看你爹,我還沒說你什么呢,你爹就罵我了,我是作了什么孽才給自己生了個小情敵啊?”

    懵懂的小肉團兒還以為自家娘親在跟自己玩,咧著嘴又撲騰著“咯咯”笑起來。

    凌一把女兒轉到一只手上抱著,另一手攔住孟彤的纖腰,把妻子摟進懷里笑道,“最沒良心的就是你這丫頭了,我何曾舍得罵你了?不過說你一句,這也要跟女兒吃醋。”

    孟彤美眸中流轉著波光,嘴角含笑的與他耍賴,“我就是吃醋了,你要怎滴?”

    看著這樣的小妻子,他心里軟的不行,低頭就印上了妻子嬌嫩的紅唇……

    (這回是真的完結了)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凤鑫电子游艺厅